2022年08月10日 (周三)
【独家】韩统一部长谈对朝政策构想:愿为无核化与朝讨论安全问题
상태바
【独家】韩统一部长谈对朝政策构想:愿为无核化与朝讨论安全问题
  • 中央日报统一文化研究所长 郑墉洙
  • 上传 2022.07.29 11: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立足原则的同时推进灵活而实用的政策
只要朝鲜开口,愿予以粮食、卫生、医疗等必要援助
国情院干预韩朝对话和协商属于异常情况
在韩朝对话之外,积极鼓励宗教界等民间交流
朝若举行核试,将与美日欧盟单独推进追加制裁

本月27日是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69周年纪念日,记者在首尔南北会谈本部见到韩统一部长权宁世,看到了其上唇右侧的疤痕。那是因为过度劳累而在嘴唇上长出的水泡。虽然韩朝对话已经中断,但权宁世部长就任以后忙于掌握业务情况、向总统进行工作汇报、勾勒被称为“大单计划”的尹锡悦政府对朝政策蓝图、并不断跟进朝鲜渔民强制遣返等问题,保持着“静中忙碌”的状态。

权宁世部长在接受本报独家采访时强调了正常化、原则、以及对话与合作,体现了尹锡悦政府对朝政策的基调。也就是说,韩政府不打算全盘沿袭过去的政策、也不会全面否定,而是对其中错误的地方进行纠正,并继承过去有效的成果,来一场“进化的接力赛跑”。

图为韩统一部长权宁世27日接受本报采访时介绍政府的对朝政策构想。权宁世表示,韩政府将坚决应对朝鲜的挑衅,同时积极推进对话与交流合作。【摄影:禹相祖(音) 记者】

Q. 朝鲜渔民遣返问题不会对未来的韩朝关系造成影响吗?

A. 这是依据韩国宪法和法律处理的问题,我认为朝鲜不应对此指手画脚。此前,我们为了与朝鲜对话,曾一再破坏原则、作出让步,导致情况变得复杂。即使要展开对话,在涉及到原则和根本的问题上,我们仍要坚守原则。尹锡悦政府将在立足原则的同时,寻求实用而灵活的对朝政策。即使需要一些时间,也有必要使朝鲜了解我们的这个态度。

Q. 那么在尹锡悦政府的对朝政策中,什么是原则,什么是灵活呢?

A. 自由民主主义和人权是无法让步的价值,但关于对话和协商,可以灵活对待。虽然受到保守阶层的抗议,但我们仍打算首先开放朝鲜的广播和媒体。特别是在人道方面,无论朝鲜态度如何,也无论外部的政治和军事情况如何,我们都可以合作。

Q. 这是针对对朝援助来说的吗?

A. 在卫生和医疗方面,只要朝鲜开口说需要,我们就愿意合作。在此过程中,如果需要申请制裁豁免,我们也会积极去推动。如果朝鲜提出要求,我们从人道出发为其提供粮食援助也不是不可以。这些最终都是为了积累彼此的信任,最终起到推动朝鲜无核化的作用。

韩政府认为,今年朝鲜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等传染病蔓延以及旱灾等影响,粮食产量将出现减少。去年朝鲜的粮食产量已经因为自然灾害等出现了减产,预计朝鲜的粮食短缺问题将持续到今年秋收。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最近在《世界概况(World Factbook)》栏目中公布称,估计朝鲜当前存在约86万吨的粮食缺口。这相当于朝鲜全体居民两个月的消耗量。

Q. 这就是韩政府正在制定的“大胆计划”吗?

A. 所谓大胆计划,就是说如果朝鲜决定进行无核化,我们将大胆地为其提供援助。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朝鲜总说担心所谓的‘安全’,我们愿意与之讨论其所担心的安全问题,这是与李明博政府政策的最大差别。朝鲜声称制造核武器是因为担心安全,如果没有了这个担心,朝鲜就不再有理由开发核武器。我们想通过对话问一问朝鲜,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才可以消除其对安全的担忧。我们只能在与朝鲜无对话的状态下制定这份大胆计划,这一点让人很是遗憾。我们也愿意尽可能帮助朝美改善关系。

Q. 您曾公开提议举行韩朝对话,但朝鲜没有做出回应。关于恢复韩朝关系,有什么想法吗?

A. 我们在考虑一个有创意的方案。再有名的厨师,做出一桌子盛宴,也要有人吃才行,若吃的人不吃,那就没意义了。韩政府认为,由民间率先打开对话之门,也是一种方法,并打算积极提供支持。进步政府时期也曾对民间交流作出限制,因为政府想要发挥主导作用。宗教界的交流不带有政治色彩,可以积极鼓励。

朝鲜在权宁世部长接受采访的第二天即28日向尹锡悦总统发起了攻势,威胁“一旦作出先机制朝等危险尝试,将予以全部歼灭”。权宁世部长28日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表示,“朝鲜如果认为通过威胁的言语和行动便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那么就打错算盘了”。权宁世部长同时还表示,在对朝援助方面,韩政府的态度和之前采访时所作表态并无区别,但对于朝鲜的武力行动,韩政府将作出坚决回应。

Q. 朝鲜的第七次核试验准备情况呢?

A. 我认为,朝鲜的实际准备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关键取决于政治层面的决断。不过,中国应该不会欣然赞同朝鲜进行核试验。

Q. 您在工作汇报时说不会容忍朝鲜的武力挑衅,具体会用什么方法呢?

A. 核与导弹不同。对于射导的追加制裁,一些国家(中国、俄罗斯)可能会拒绝响应,但如果朝鲜进行第7次核试验,情况将完全不同。即使联合国安理会不对其进行追加制裁,与韩国态度一致的美国、日本、欧盟等也会单独对其采取制裁措施。

Q. 您任期内还有其他打算重点推进的工作吗?

A. 推动国家情报院和统一部的职能区分。截至目前,统一部很多时候都是在执行国家安全室或国情院决定的政策。统一部不应该是单纯的执行部门,而应该具备自己的职能,自己确定(政策)方向。主要负责搜集情报并根据需要开展特工活动的国情院介入对朝协商和对话的工作,这就颇为异常。从7·4韩朝共同声明开始,情报机关参与韩朝对话就是不妥的做法。所谓正常化,就是要把理所当然的事情恢复正常。此外,我还会致力于说服朝野政党,通过凝聚国民共识,推进对朝政策。


Q. 您对金正恩委员长或劳动党统一阵线部长李善权有什么想说的吗?

A. 受新冠肺炎疫情和俄乌战争等的影响,包括韩国在内的全世界如今都很困难。这种情况下,最起码朝鲜和韩国之间可以首先通过对话展开合作,互相支持共渡难关。希望朝鲜能够响应对话,推动韩朝关系向建设性的积极方向发展。

中央日报统一文化研究所长 郑墉洙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