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6日 (周二)
【张泳根专栏】韩国需要为航天事业绘制蓝图
상태바
【张泳根专栏】韩国需要为航天事业绘制蓝图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2.06.15 14:15
  • 参与互动 1
分享该报道至

尹锡悦政府将“跃升航天强国及开创大韩民国太空时代”选为110大国政课题之一。从上个月韩美首脑会谈共同声明来看,双方约定在航天合作的所有领域强化韩美同盟。航天产业有望成为创造未来经济引擎的新增长动力。

韩国开发的运载火箭“世界号”将于16日进行第二次发射。今年4月末,韩国新政府交接委员会宣布,为了培养航空航天产业,将设立专门机构“航空航天厅”,建立航空航天产业集群。根据是否包括航空部门,最终名称定为航空航天厅或国家航天厅的名称和选址的争论仍在继续。

美中日等国正在积极开发航天事业模式
应尽快实施民间主导型国家战略

过去太空开发是依靠强国的政治、军事、理念目的由政府主导进行的。最近由民间投资的民间主导的太空开发正式走向正轨,被称为“New Space(新空间)”。过去,把人送到月球上建设空间站是国力的象征,现在更重要的是培养能够实现国家利益的太空事业。

New Space从2010年前后开始正式启动。美国以60年以上的宇宙开发经验为基础,引进技术革新和强大的民间基金,正在开发多种商用化的宇宙商业模式。美国利用这样的生态系统引领着全世界的空间产业。据推算,以今年年初为准,包括美国400多家、中国150多家、日本50多家在内,全世界有1200多家新空间企业正在活动。

传统的宇宙产业仅限于卫星和运载火箭制作及发射服务、通信、广播等卫星数据的利用。最近海外新空间产业强国的宇宙商业模式,正在向宇宙轨道服务、宇宙矿物采集、商用空间站建设、低轨道小型群集卫星构建、宇宙旅行等多个领域扩张。

韩国的Old Space(旧空间)产业生态如何呢? 由于民间企业缺乏基础技术、专业人才不足、政府出资机关垄断开发事业及技术转让限制、民间企业自身投资的局限等因素, 韩国在宇宙产业活性化上暴露出了局限性。

旧空间产业化的缺失也成为了新空间商业化的绊脚石。因为,在旧空间时代,由国家研究机构主导的宇宙开发事业将企业限制在单纯的零部件供应或劳务企业。为了转换成符合国内实际情况的新空间时代,现在需要划时代的方案。

在这种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培养新空间商业化呢? 首先,应该将宇宙治理的核心要素国家航天厅设置为不是单一部门下属机构,而是综合所有部门的机构。因为利用卫星需要国防部、科学技术信息通讯部、国土交通部、环境部等几乎所有部门,因此有必要起到防止卫星开发事业及应用政策重复的作用。航天厅应该为培养国内新空间产业绘制蓝图,同时还要考虑日益重要的“太空安保”,制定韩国型宇宙战略。韩国的宇宙市场还仅限于政府的需求,非常狭小,因此仅靠内需来激活宇宙产业是有限的,只有开发具有价格及性能竞争力的宇宙商业模式,才能进军全球宇宙市场。为此,应该引导产业主导开发所有国内需求,并以此加强宇宙基础技术及革新技术。

最终,为了成功实现新空间商业化,需要政府出资机关对民间企业的技术转让和支援,培养专业人才,还需要摆脱对政府投资的依赖,激活和支援风险资金、私募基金等民间投资。

中央日报
译 | 亓立男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1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xlu03568@gmail.com 2022-07-04 11:24:32
#George Floyd
#I CANT BREATHEhttps://wacotrib.com/news/local/state-historical-marker-on-jesse-washington-lynching-progresses/article_60f8d255-961b-5cff-9538-515c86580fef.html
#RacialGgaps
#PoliceViolence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