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巡查防疫”对“人权防疫”
상태바
“巡查防疫”对“人权防疫”
  • 李圭渊 社会记者
  • 上传 2009.05.09 08: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不久前,笔者收到了熟人A某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内容为“我对我国防疫部门有很多不满。其他国家采取了迅速而有力的应对,我国政府的对策却模棱两可,毫无魄力。媒体应该一针见血地指出政府的问题,让这样的怪病难以猖獗”。笔者读后确实深有感触。“是啊,封锁源头、隔离、切断等有力的话语难以从我国防疫部门负责人的口中说出。赞同A某观点的人难道不多吗?”

大的恐怖源自未知。与露出身躯、不断咆哮的猛兽相比,黑暗中只看到眼神的东西更为可怕。传播途径、遗传特性和毒性都尚不清楚的变种流感让世界各国感到恐怖,这是相当自然的。有趣的是,各国应对恐怖的态度出现了差异。

反应最为敏捷的国家是中国。被确认为流感感染者的男子投宿的酒店的住客和服务人员被隔离1个星期,对墨西哥人的检疫也得到了加强。然后墨西哥总统在电视上公开表示了不满:“因为无知和错误的信息,部分国家和地区采取了差别性的措施。”香港划出了一栋17层的特殊住院楼,如果发现疑似患者,立即强制送入医院。

日本更是变本加厉。新型流感爆发后,来自墨西哥、美国或加拿大的所有入境人员都要强制接受检疫。教育部门负责人公开表示:“就算只确认了1名感染者,我们也会向全国的甲级学校下达停课指示。”不仅是疑似感染者,就连其周围的乘客也要在机场附近的住宿场所被隔离10天左右。

相反,美国政府虽然确认了1000多名患者,但是没有采取封锁美墨边境或者中断航班等措施,认为这些做法“不仅收效甚微、消耗大量费用、没有实际利益,而且可能会因过度应对而侵害人权”。虽然流感已经扩散到了几乎所有的州,但是美国仍然让地方政府谨慎下达停课令。欧洲也采取了强度低于亚洲的防疫对策。

相对于中国和日本来说,韩国此次体现的防疫态度与美国和欧洲更为接近。这从首例感染患者(修女)的应对方式上清楚地体现了出来。当局只是劝告她不要离开修女院,没有采取强制封锁和隔离,也没有下达停课令。配合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行动,韩国采取了分级应对。在A某等人看来,这样的应对似乎过于松懈。

是控制还是管理?根据将重点放在哪一方,世界各国的防疫体系多少有些不同。“控制为首型”着眼于迅速杜绝,“管理为首型”则着眼于实效和人权。从趋势上看,亚洲国家选择控制,西欧发达国家选择管理。日帝强占时期,韩国也曾经历强力的控制防疫。如果出现瘟疫的话,整个村子就会受到彻底的隔离,还出现了“癞病与小鹿岛”等悲剧。不管感染力的大小,将癞病患者全部抓起来,囚禁在孤岛上,对他们犯下了强制劳动、绝育手术等各种侵害人权的罪行。这就是将司法放在医疗之前的“巡查防疫”。

像产业化与民主化、环境与开发一样,杜绝传染病和保护人权难以两全其美。只有根据情况适当地调节两者的关系才能称之为防疫的先进化。隔离和封锁不是常常有效的,杀鸡焉用牛刀。然而也不能声称尊重人权,放任传染病的蔓延。即使困难,我们也需要一个综合考虑两者的防疫体系。

此次的新型流感考验了我国的新防疫体系。这是SARS猖獗之后建立的框架。政府的应对不是没有问题。流感的正式名称更换了几次,单纯的感冒患者被误诊为流感患者。可是从整体上看,政府的行动比起SARS、禽流感和口蹄疫时更为冷静和系统,也很少受到“侵害人权”的责难。虽然评价还为时尚早,但至少可以说这体现出了我国防疫体系具备的可能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