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为什么韩国说“贤母良妻”,而中国说“贤妻良母”?
상태바
为什么韩国说“贤母良妻”,而中国说“贤妻良母”?
  • 申庚振 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研究员
  • 上传 2009.05.08 16:3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7日,参加在奥林匹克公园酒店举行的“第2届韩中文化艺术论坛”的韩中文化界人士正在聆听演讲。


6日,在首尔奥林匹克公园酒店举行的“第2届韩中文化艺术论坛”上,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张红萍宣读了《亚洲儒教文化圈“贤母良妻”的意义变化》。在此后的讨论中,韩国听众提出了这一疑问。

李宗相(音)是今年6月将在市场上流通的韩国最高面额纸币5万韩元上申师任堂肖像画的画者。他解释道:“在韩国,‘贤明’是比‘善良’地位更高的概念。申师仁堂显然是一位贤母,但她没有出嫁,一直在娘家生活,所以她不是良妻。在朝鲜时代,与侍侯丈夫相比,男性更重视女性对子女的教育。”

张研究员认为:“作为贤母良妻的代表登上韩国最高面额纸币的申师任堂是儒学家李珥的母亲,这表明韩国主流社会仍然提倡‘贤母良妻’作为最高道德准则。”对这一看法,李宗相画家解释道:“把申师任堂印在5万韩元纸币上的理由是因为对她的艺术成就的高度评价。在最高面额上印有女性形象,这是全世界第三次,在亚洲还属首次,艺术家被印在纸币上更是首开世界先例。”

北京大学教授邵燕君在以《顺应还是抵抗:北京奥运会后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为主题的演讲中指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中国的四大发明和《论语》等传统文化都得到了极富才华的展示……但是,现代的中国是缺乏特色的,革命的中国更是被刻意遮蔽的。”随后她表示,中国和世界接轨的过程虽是“去中国化”和“全盘西化”,但在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文化又站在了重新选择的歧路上,这便是奥运之后中国文化界的苦恼。邵教授批评认为,韩国1945年在美国强制干涉下丢弃汉字、仅使用韩文,在“废止汉字就是丢弃历史”的去中国化策略的背后不是本国文化的发展,而是脱离亚洲进行欧洲化的“脱亚入欧”。

对此,京畿道文化财团理事长权宁彬表示:“把‘韩文专用政策’看作是‘脱亚入欧’是没有道理的。韩国和中国应该在这次论坛上一起进行文化交流,提高对彼此之间异同点的理解,为了文化的共存共荣而努力。”

小说家金周荣回顾了过去的韩中关系,并表示:“韩国和中国是不是在彼此并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就以喜悦的心情开始彼此拥抱了呢?”他提议,为摒除相互之间的偏见,“正在对现在的我们产生影响的、时间不长的文本对双方来说都是必要的”,双方应当重新思考过去是不是小看了可以促进相互深入了解的文学的力量。

在韩中文化艺术论坛(会长柳在沂)和中国艺术研究院共同举办了当天的讨论会,两国戏剧、舞蹈、美术、电影等文化各界人士100多人出席了会议,并对去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一次大会上提出的设立亚洲文学奖、设立亚洲文化艺术交流基金会、成立韩中翻译院等问题进行了进一步讨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