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为何翩翩起舞?
상태바
北京为何翩翩起舞?
  • 柳中夏 教授
  • 上传 2008.07.24 07:5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1年,站在21世纪起跑线上的那一年,中国喜事连连。北京获得了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又恰逢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这无疑向中国人证明了党的领导能力。而电影导演张艺谋则要比任何人都高兴北京能够成为主办城市,因为他是当时北京申奥宣传片的总导演。有意思的是当时张艺谋当时的其它作品。

根据张艺谋的影片作品集可以看出,2001年他除了担任两项大型活动的电影宣传片的总导演之外,还把自己的影片《红灯》编成了芭蕾舞剧。第二年的2002年还担任了电影《英雄》的导演。《英雄》是张艺谋进军武侠片市场的第一部作品。他用武侠片塑造了堆筑万里长城的秦始皇,这位皇帝首次一统中国,建立了使用“China”国号的秦王朝。

北京奥运会的舞蹈理念,《红灯》的芭蕾剧,再说到刻有三人手持火炬幸福起舞的世博会会徽。这里还要再加上一舞,《英雄》里面张艺谋的理念便是舞。想要刺杀秦始皇的两名刺客——长空和无名伴着盲人琴师展开决斗。虽是刀剑相争,但不是你死我活的刀剑残杀,而是刀剑之舞。这难道不就是自项羽和刘邦的鸿门宴以来,一直传承到现在的独特的文化编码吗?西方究竟会不会有这样的文化编码呢?

“武”和“舞”,这两个汉字同音同声调。中国人一直以来都喜欢玩的同音字游戏内涵丰富,是外国人很难理解的密码。这种程度的话,也可能只是领会了中国文化的表象而已 。翻开蕴含中国人文DNA的两部著作——《史记》和《左传》的话,就能找到中国文化的根。

《史记·楚世家》里,楚庄王见周国祠堂里放着的国宝“九鼎(即九个锅)”,冷嘲热讽道:“子无阻九鼎。楚国折钩之喙,足以为九鼎。”

所谓“折钩”,即熔化矛末端的铁来做锅,意思是战争之后做饭炊具之用。熔化掉武器做成国宝一号的“鼎”。这就是中国特有的文武相通的密码。

但是,《战国策》中更是技高一筹。《左传·宣公12年》里面讲述了楚庄王将“武”字分解为“武=止+戈”的故事。重新定义了“武”,原意为“武力”的“武”被指为放下武器的意思。“武”为“武”,但“武”意不在“武”。大体来看,“武”不应该是指一直瞄准的东西吗?为能被“文”包容而设计的“武”字才是构成中国人文特点的辨证的精髓。

美国著名的中国史学家费尔班克称中国为“文化大国”。另一方面,中国史学鼻祖雷宗海称中国近代落后的原因应该从“文弱”中寻找。依他所言,若说“文”是中国的“本色”,那正是因为“文”中国才在近代化进程中落后了。应该怎样看待两者之间的矛盾呢?

但是,若世界发生变化呢?21世纪正是所说的“天时”变化的时期呢?若是“文”被归结为“弱”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正向“文”可以大显身手的时代迈进吗?

北京奥运会会徽上刻着的“人+文+京”,三位一体的合成汉字不正是一面旗帜吗?一面代表将15、16世纪意大利半岛上兴起的文艺复兴尘封在历史当中,中国要主导一场新的由北京发起的东方版人文复兴的旗帜。世界是不是应该听一下鲜红的印章之中传出来的“无声的呐喊”呢?虽说比西方的文明更温柔,但却拥有了比他更深的“巨大的根”。

柳中夏 教授(54岁)韩国中国现代文学会长·清华大学访问教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