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周四)
【观点】韩国的重症病房为什么不够用了?
상태바
【观点】韩国的重症病房为什么不够用了?
  • 申成湜 记者
  • 上传 2021.12.02 11: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首都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重症病床的使用率已接近90%。照片是12月1日首尔恩平区首尔市立西北医院的移动型负压病房。【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首都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重症病床的使用率已接近90%。照片是12月1日首尔恩平区首尔市立西北医院的移动型负压病房。【照片来源:韩联社】

截至11月30日下午5点,韩国新冠重症病房的使用率已达78.8%,而如果只看首尔的话则更是高达90.7%,情况日渐恶化。在这种情况下,韩国很多专家们纷纷出面呼吁要求当局“对于国际上认定为康复可能性极低的患者,应积极考虑限制其住进重症病房”。
  
大韩重患者学会12月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做出上述呼吁。学会所说的限制对象指患有以下6种疾病之一的患者,包括脑、心脏、肺等器官功能不全末期患者、重症外伤和重症烧伤患者(预测死亡率90%以上)、大量脑出血和重症痴呆等严重的脑功能障碍患者、预期剩余存活时间不到6个月的癌症晚期患者、最近3个月内出现过心肌梗塞或脑梗塞等或因为重症外伤或头腔内出血导致生命垂危的患者、预测存活率低于20%的患者等。学会指出,“在新冠确诊患者(89岁)因精神差、氧气不足等原因住进首尔高级综合医院重症病房的同时,怀孕39周的孕妇确诊患者(35岁)却因为没有空余的重症病床而到处辗转”。

“重症病房收费低于成本价,紧靠民间投资能力有限”

在政府的强制行政命令下,从12月3日开始,重症病房数量将有一定增加,但并不足以解决现在的病床短缺问题。重患者学会的下任会长徐智英(音,三星首尔医院重患者学科教授)说,“重症病床与一般病床不同,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扩充的。将一般重症病房改为新冠病房后,其他患者可用的病床就会减少,在做过癌症、心脏、大脑等手术后需要集中治疗或急诊收治的重症患者就会受到影响”。也就是说,在当前的情况下,新冠患者和普通重症患者都面临巨大的危机。

韩国平均每1000人拥有的急性病床数量为7.1张,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平均值(3.5张)的两倍。但韩国的重症病房却始终处于短缺状态。新冠肺炎疫情前就有不少患者因找不到空出的重症病房在辗转于多家医院时死亡。重患者学会的重患者室标准化理事洪石京(音,首尔峨山医院重患者·外伤外科教授)表示,“首都圈几乎已没有多余的能力接受重症患者。由于平时缺少医疗基础设施,即使有空间,也没有多余的人力”。下任会长徐智英说,“为应对新冠疫情这样的灾难,国家平时就应该加大投资,但政府没有去做,反而大部分都是民间在投资,因此才会在这次遇到灾难时使社会出现动摇”。

感染新冠肺炎的最重症患者主要由45个高级综合医院负责医治,其中包括33家民间医院和12家国立大学附属医院。国立大学附属医院虽然是公共医疗机关,但政府无法像对待国立医院和市立医院一样随意对这些医院发布动员令。259个综合医院中的国立医院也不多。而且重症病房与一般病房不同,对医生、护士、设备、病床间隔等设施标准有苛刻要求,且费用昂贵,无法随便增设。

属于最高护理等级(一至五级中的一级护理)的高级综合医院重症病房一天住院费约50万韩元,这还是2018年上调护理管理费、责任医生附加费等之后的费用,比不上做一次心脏MRI(核磁共振影像,约52万韩元)或全身MRI(约61万韩元)的价格。去年某大学附属医院的研究团队对10多所大型医院的重症病房的费用进行分析后发现,收费只有成本价的60%。

重患者学会的洪石京(音)理事说,“每张重症病床每年约产生的亏损规模达1亿韩元”。加图立大学汝矣岛圣母医院的教授洪成镇(音,麻醉科)也介绍称,“医院的重症病房越多,亏损规模越大”。曾担任某知名大学附属医院院长的一名医生说,“重症病房的医生要求增加人手,都避之不及”。

政府相关人士说,“医保付费价格提高了不少,但还是不够成本价”。韩国《医疗法》规定医院的重症病床数量需达到病床总数的5%,而大部分高级综合医院的重症病床比例都占到7%至8%,国立大学医院在10%左右,相对较高。无论民间医院还是国立大学医院,现在的比例都已经接近最大值。

洪成镇教授指出,“文在寅将资金投入到医保(强化医保保障范围的政策)等容易拉拢选票的地方,导致重症病房成为投资盲区”。朴槿惠政府时期对医疗的投资集中在癌症、心脏病等4大重症疾病。而加强医保和四大重症疾病的保障都是文在寅竞选总统时作出的承诺,然而前者的受益人群非常明显,重症病房却完全不同。
  
去年韩国医保审查评价院对287个高级综合和一般综合医院的重患者诊疗质量进行了评估,其中只有47%的医院设有重症病房专科医生,38%的医院具备完善的设备和设施。在专门负责重症病房的专科医生中,只有40%是重患者医学科的专科医生。另外,评估显示平均每名护士负责1.03张病床,考虑三班倒的工作制度,相当于每名护士需要照顾4.8名重症患者。医院重患者护士会会长沈美英(音)说,“韩国每张重症病床对应的护士数量远低于外国”。

“应腾出整栋病房楼或建造模块化病床”
 
延世大学医学院教授朴恩哲(音,预防医学)说,“民间医院正在发挥公共医疗机构的角色,至少需要按照成本价给予补偿”。朴教授强调,“现在施压民间医院腾出重症病房的做法效果有限”,“应该像去年清空启明大学大邱东山医院一样,腾出整栋病房楼,或者建造模块化病床(移动型病床),克服当前危机”。

申成湜 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