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8日 (周日)
韩国五大医院仅余21张病床,政府预估可承受“单日新增确诊1万人”属误判
상태바
韩国五大医院仅余21张病床,政府预估可承受“单日新增确诊1万人”属误判
  • 李佑林 崔书仁 记者
  • 上传 2021.11.26 12: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11月24日,在韩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定点收治医院平泽博爱医院的监控室,相关人员正从显示病房情况的病房管理系统显示屏前走过。【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11月24日,在韩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定点收治医院平泽博爱医院的监控室,相关人员正从显示病房情况的病房管理系统显示屏前走过。【照片来源:韩联社】

“病床严重饱和,无法收治更多患者” 

11月25日,韩国新冠肺炎危重患者数量达到612人,刷新历史记录,在韩国有“五大医院”之称的首尔高级综合医院一致发出这样的呐喊声。截至当日下午2点,这些医院的新冠重症病床已经住满患者,空余的病床屈指可数。首尔大学附属医院的36个重症病房中只空出4个、首尔峨山医院41个病房中空出12个、三星首尔医院31个病房中仅空出2个、首尔圣母医院20个病房中有2个空出、Severance医院37个病房中只有1个空出,五大医院加起来的可用病床也只有21张。

政府曾表示“可承受一天1万人确诊”,当前单日新增4000人病床已告急

11月24日,医疗人员在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平泽博爱医院的重患者病房进行诊疗。【照片来源:韩联社】
11月24日,医疗人员在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平泽博爱医院的重患者病房进行诊疗。【照片来源:韩联社】

从全国的情况来看,病床短缺问题也相当严重。截至当日0点,全韩国重症病床的使用率为71.5%,其中首都圈为83.9%,首尔更是高达85.5%。医疗界指出,实际随时可用的病床数量比数字显示的更少。首都圈某公共医院的相关人员解释称,“并不是有空床就可以马上安排患者住院,还需要时间消毒,并给医疗人员留下做准备的时间”,“所以一般来说,使用率达到八九成,就等于是全满了”。

韩国政府在开始实施分步恢复日常(与新冠共存)的措施时曾表示,预计单日新增确诊人数将达到5000到1万人,称已为此做好准备。但新措施刚实行4周就出现了危机,虽然当前确诊人数只有4000人左右,少于政府预测的5000人,医疗系统却已面临崩溃。韩中央事故处理本部社会战略组长孙映莱前一天解释称,“此前危重患者的发生率只有1.5%左右,最近却上升到了2.5%上下”。

新冠患者和其他重症患者均需在医院间辗转

新冠肺炎危重患者与死亡人数现状。图表=申载民 记者
新冠肺炎危重患者与死亡人数现状。图表=申载民 记者

由于新冠危重症患者激增,当局忙不迭将首都圈患者送到非首都圈医院治疗,但这一措施的效果也非常有限。截至11月24日17点,忠北重症病床的使用率达59.4%(32张病床中已用19张)、忠南达78.9%(38张病床中已用30张),已经接近饱和。庆北的使用率已达100%(3张全部占用),大田也高达92%(25张病床中使用23张),光州达82.8%(29张中占用24张)。不具名的首都圈附近某综合医院相关人士说,“现在已经不是忙乱可以形容的了。首都圈不断安排患者住进来,我们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重患者中,一半以上都是首都圈患者”,“因为道政府出面要求,我们不得不收,但这导致本地患者无病床可用,只能又被转移到别的地方”。

告急的不只是新冠重症患者,随着新冠肺炎患者增多,其他重症患者的病床则不断减少。当日一名住在首尔某疗养医院的50多岁食道癌患者突然出现高钙血症状,体内钙含量达到正常值的6倍以上,被送到首尔高级综合医院急诊室后,却被迫等待了3个多小时。期间该患者在私人救护车里等待,一度出现精神错乱,院方却表示“眼下没有可用病床,要继续等待”。

11月23日,患有心脏病的一名70多岁女性症状恶化后因医院没有空床,最终在家等待住院时出现心跳停止不幸死亡。

韩国癌症患者权益协议会会长金成洙(音)说,“癌症患者因为其他医院都不接收,只能继续等平时去的医院有空床”。他批评说,“为新冠患者腾出多少病床,供其他重症和急诊患者使用病床就会减少多少,政府却完全没有考虑这一情况作出准备”,“事关广大患者和生命,政府却只看数字提出要求,因此才会发生了这样的问题”。

李佑林 崔书仁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