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东镐专栏】房价暴涨给中产层带来的纳税压力
상태바
【金东镐专栏】房价暴涨给中产层带来的纳税压力
  • 金东镐 评论委员
  • 上传 2021.11.03 11: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首尔住房交易均价突破12亿韩元。
首尔住房交易均价突破12亿韩元。

首尔住房均价已突破12亿韩元。本届韩国政府的房产政策反复失败导致房价过热,而房价一旦上涨便很难降低,即使全韩国还有150万套空房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这也导致住房出现两极分化现象。最近地方新建住房受到欢迎,价格也水涨船高。韩国已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人们普遍追求生活质量,老旧的地区无论有多少空房,也不会受到市场的青睐。日本也有1000万套空房,中国的空房数量更是超过1亿套,但这仍然无法熄灭人们对高档住房的热情。

本届政府的房产政策实际上已经是“粉碎性骨折”。文在寅总统也在任期最后一次国会演讲中表示“房产仍然是最大的民生问题和改革课题”,无法掩盖政府在房产问题上的失败。而这一政策引发的后遗症也很严重。那些因为相信现政府控价承诺而把房子卖掉或推迟买房的人们瞬间爆穷,他们所感受到的剥夺感已无需赘言。
 
但这并不代表有房一族就可以偷着乐。他们也面临着惩罚性税收的现实压力。如何对自住刚需的唯一住房业主免征转让所得税是眼下亟待解决的问题。最近4年房价已上涨近一倍,原来的免征税标准变得有名无实。考虑到人们对这一问题的担忧,民主党将房产政策的失败视为今年4月补缺选举惨败的一大原因,并在今年8月通过党内讨论制定了将转让税免征标准从现行9亿韩元提高到12亿韩元的方案,并为此制定了所得税法修正案。但民主党9月开展的党内总统候选人竞选,10月又开展国政监查,相关政策似乎暂时被搁置了起来。
 
受此影响,房产市场上的捂房惜售现象严重。唯一住房业主的转让税起征标准如提高到12亿韩元,可以节约大笔税款。因此,理性的市民都会选择等待法案通过。作为住房税征税标准的房产公示价格连续4年大幅上涨,财产税、综合房地产税等持有住房的纳税压力暴涨,唯一住房业主也产生了处理现有房产搬到郊区或小户型住房居住的需求。不仅是已退休人员,有工作的人也无力毫不作为的承受税款暴涨的负担。
  
如果把房产攥在手中继续观望,时间长了,总是需要通过赠与或继承处理房产。但这样做也很难避开税收炸弹。房价已上涨一倍,但将房产赠与子女时,只能享受10年内5000万韩元的免征税待遇,超额部分仍属于征税对象。随着房价暴涨,应纳税额也大幅增加。如果不把房产出售或赠与他人,最终会以继承的方式完成转手,但还是逃不过继承税的纳税负担。韩国现行继承税法是22年前制定的旧法。如果继承人是子女,可统一扣除5亿韩元作为免征额。但韩国经济研究院根据这一标准分析的结果显示,首尔市内的公寓式住房中,当前共有40%的住房需要缴纳继承税,到2030年这一比重将上升到80%,意味着拥有唯一住房的普通中产阶级也需要缴纳继承税。

就像在SNS上广泛流传的吐槽中所说,“活着时候要交持有税,赠送出去要交赠与税,死了还要交继承税”,房产业主被牢牢束缚在密不透风的税收监狱中。所以社会的经济活动才会萎缩。即便与外国相比,韩国的情况也不算正常。首先从住房持有税来看,美国以买入价格为基准征收财产税,自住期间即使房价上涨也不受影响,旨在保护居住者。

从继承税来看,名义上日本是全球继承税最高的国家,韩国排名第二。但实际上,韩国的继承税才是世界最高。日本在赠与房产时可按照住房购置价格扣除1200万日元(1亿2400万韩元)起征额,每年可享受110万日元(1140万韩元)免征额度。人们可以在继承房产之前,通过赠与进行节税。

韩国已没有理由继续推迟税收现实化改革。即便是为了恢复因房地产失败失去的国民信任,政府也要抓紧制定完善措施。这样做还可以减少人们出自恐慌心理抢购房产的行为,达到稳定房地产市场的效果。

金东镐 中央日报评论员
金东镐 中央日报评论员

 

金东镐 评论委员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