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泰愚以遗言谢罪,灵堂化为和解与统合之处
상태바
卢泰愚以遗言谢罪,灵堂化为和解与统合之处
  • 权浩 尹晟敏 记者
  • 上传 2021.10.28 09: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0月27日,5·18光州民主化运动时在全南道政府担任市民军指挥室长的朴南善(音,右)前往卢泰愚前总统灵堂所在的首尔大学医院殡仪馆,对卢前总统担任东亚文化中心理事长的儿子卢载宪(中间)和担任蝴蝶艺术艺术中心馆长的女儿卢素英(左)等遗属进行慰问。卢前总统的葬礼将按照国葬标准进行,遗体告别仪式安排在10月30日,金富谦国务总理任葬礼委员长。【摄影联合记者团】
10月27日,5·18光州民主化运动时在全南道政府担任市民军指挥室长的朴南善(音,右)前往卢泰愚前总统灵堂所在的首尔大学医院殡仪馆,对卢前总统担任东亚文化中心理事长的儿子卢载宪(中间)和担任蝴蝶艺术中心馆长的女儿卢素英(左)等遗属进行慰问。卢前总统的葬礼将按照国葬标准进行,遗体告别仪式安排在10月30日,金富谦国务总理任葬礼委员长。【摄影联合记者团】

 

即便如此

10月27日,在故去的卢泰愚前总统灵堂,经常能够听到这个措辞。当日前往灵堂吊唁的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说,“光辉和阴影并存, 光辉难以盖过阴影。即便如此,他至少作了自己所能做到的最起码的努力,这一点值得肯定”。行政安全部部长全海澈也表示,“在5·18民主化运动中犯了错误,即便如此,通过直接选举制度上台后推行北方政策,也做出了贡献”。
 
1980年5月当时在光州担任市民军指挥室长、民主化运动受到镇压后曾被判死刑的朴南善(67岁)当日也来到殡仪馆,卢载宪低下头对他说“(父亲生前不能亲自道歉)请予以理解”,朴南善则回应说“希望故人能够安息”,对遗属进行了慰问。
 
根据遗属的说法,两人早就相识,去年5月29日卢载宪前往光州时,朴南善曾承诺“令尊去世后我会前往吊唁”。

朴氏在吊唁后说,“5·18抗争已经过去41年,全斗焕前总统等人却始终未向牺牲者谢罪”,“即便如此,卢泰愚前总统生前已通过儿子多次表明自己的责任并进行赔罪”,“为了大韩民国各地区、各阶层和各种政治势力的团结,希望从今天开始,我们能够实现和解,对其进行宽恕”。

如朴南善所愿,至少在当日的灵堂,可以感受到浓厚的和解与宽恕气氛。卢载宪在殡仪馆对记者们提到父亲生前的遗愿,称“父亲对于自己为国家作出的贡献和做错的事情都愿意承担无限责任”,“对5·18牺牲者尤其感到心痛,以及此后任期内发生的多种事情,如果其中有父亲的错误应负的责任,请大家予以宽恕”。文在寅总统虽未亲自到场吊唁,却通过总统秘书室长俞英民带话“愿逝者安息,对遗属致以深切慰问”,并顶着不少反对的声音决定以国葬规格为卢前总统举行葬礼。当日晚间到灵堂吊唁的金富谦国务总理就国葬的决定表示,“今天光州的5月运动组织也对这一决定表示了遗憾,即便如此,还是希望此举(国葬)能够让我国现代史经历的这段坎坷暂告一个段落”。

“一卢三金时代曾听取对方阵营领导人的意见,当前政治圈应停止针锋相对,改用对话解决问题”

吊唁者之所以愿意对卢前总统的功过进行客观评价,并作出和解的表态,主要是由于逝者和遗属进行了痛彻的自我反省。而且,面对加害者的真诚歉意,光州和进步阵营也大度表示了接受和包容。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纷纷对卢前总统超越阵营视角从国家利益高度制定的“卢泰愚政策”作出客观评价。担任韩国公法学会会长、曾任文总统直属国民宪法咨询委员会委员长的延世大学法学研究生院教授金钟哲(音)如是说。

“作为军部出身的右派,却能够与朝鲜签署韩朝基本协议,对统一非常积极,就像卢武铉前总统推动韩美签署自贸协定一样。无论政权性质是左是右,能够从国家层面制定政策,这方面的业绩值得肯定”。

身为左派理论家的西江大学名誉教授孙浩哲表示,“卢泰愚前总统是最早提出土地公有概念的人,后来的金大中、卢武铉前总统,以及文总统,在房产政策上都无法比上卢泰愚政府的百分之一”,“他所实施的堪称最为进步的经济政策”。

也有分析认为,故人生前在任时善于倾听的领导风格与当前政治圈的作风形成了鲜明对比。延世大学教授朴明林(音)说,“卢泰愚前总统生前在任期内处理韩朝问题时听取了当时还是在野党领导人的金泳三和金大中前总统的意见,没有因为阵营不同就把对方视为对立面,与现在很不相同”。

前国会议长金炯旿发表感言称:

“吸取教训、不忘历史,但要收起报复或惩罚的念头。上帝从不允许人们任意挥舞手中的正义之剑。希望这件事能让人们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权浩 尹晟敏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