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总统候选人竞选承诺解读:李在明李洛渊“收回非劳动所得”,尹锡悦洪准杓“放宽房产限制”
상태바
韩总统候选人竞选承诺解读:李在明李洛渊“收回非劳动所得”,尹锡悦洪准杓“放宽房产限制”
  • 安章元 记者
  • 上传 2021.10.01 12: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本届政府上台以来,韩国房价大涨,居住稳定成为本届大选的主要热点。图为首尔某公寓楼的照片。【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本届政府上台以来,韩国房价大涨,居住稳定成为本届大选的主要热点。图为首尔某公寓楼的照片。【照片来源:韩联社】

热门候选人的竞选承诺解读

7年零8个月——这是韩国第19届总统文在寅上任四年半以来,韩国人在首都首尔购置一套住房所需时间的增加量。2017年5月,韩国中等收入的家庭只需攒下10年零10个月的薪水即可购买一套中等价位的住房,但如今却需要18年零6个月。置办全租房所需的时间也增加了2年零2个月(据国民银行统计)。

人们对此不断用“一夜暴穷”和“全租难民” 这些新造词来体现对文总统任期中人们居住质量下降的不满。宪法明确规定“国家应通过住房开发等政策,努力保障所有国民都能享有舒适的居住生活”(第35条第3款),政府却未能履行好自己的义务,未能保障国民理所当然的权利。

*住房、全租房押金的中间价格/中等家庭年收入。资料来源:国民银行
*住房、全租房押金的中间价格/中等家庭年收入。资料来源:国民银行

居住稳定是韩国第20届总统选举的最热门话题之一。为此,朝野党派的总统候选人一致做出扩大住房供应的承诺,但在方法上却各有不同。执政党候选人将扩大住房供应的重点放在政府主导和新城开发上,在野党候选人则强调通过放宽规制,扩大民间的住房供应。在关乎国民财产权的房产税收制度上,朝野候选人表现出明显不同的态度,执政党候选人强调会“加重征税”,在野党候选人则表示要“减轻税负”。

“未来5年将供应250万户住房”的最大公约数

共同民主党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和国民之力党的前检查总长尹锡悦均承诺当选后将在五年任期内至少新增250万户住房供应。250万户住房相当于去年韩国全国存量房数量(1850万户)的14%,意味着年均需要向市场供应50万户住房,远高于2005年至去年期间韩国的年均交房量(43万户)。

韩国住房产业研究院住房政策研究室长金德礼(音)表示,“每年供应50万户住房,累计下来,将会给市场带来相当大的供应压力,不过比起供应量,更关键的是住房质量,比如能否在刚需族希望居住的地区提供高质量住房”。

关于住房供应方案,在野党候选人主张通过放宽拆迁重建与再开发规制,增加市中心的住房供应。当前针对拆迁重建的限制力度很大,政府强化了决定是否拆迁重建的安全判断标准、并针对拆迁重建施工期间房价上升额征收重建款等。

共同民主党与国民之力党总统候选人的当选承诺解读

执政党
执政党

放宽拆迁重建、再开发规制,可能会在短期内刺激房价上涨,并有可能引发围绕开发利益回收问题的争议。

执政党候选人中,除朴用镇议员之外,大都对放宽拆迁重建和再开发规制持负面态度。民主党前党首李洛渊和朴议员分别提出在首尔机场和金浦机场开发新城市的方案。这两个机场虽然都临近首尔,居住条件相对较好,但众所周知,它们之所以被排除在以往的新城开发规划之外,是因为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引发严重争议。

基本住房、成本价住房、四分之一公寓

面对暴涨的房价,候选人纷纷提出廉价住房供应方案,吸引选民。包括提供100万户“基本住房”,允许入住者按照建设成本价支付租金、长期居住30年的方案(李在明),以建设成本价提供到市场的“成本价住房”方案(尹锡悦)和按照市场价的四分之一提供住房的“四分之一公寓”方案(国民之力党议员洪准杓)等。

基本住房方案将主要面向低收入阶层的租赁住房政策惠及范围扩大到中产阶层。成本价住房方案主要针对青年群体,规定入住者在购买住房居住一定时间后,由国家按照认购原价加上一定价格上升补贴的价格从住户手中回购住房;四分之一公寓方案则是通过对首尔江北地区进行大规模开发重建,提供住房供有需要者认购。

在野党
在野党

韩国投资证券公司资产继承研究所所长金圭正(音)说,“这些方案与现有设置认购价格上限的住房项目、土地租赁住房和公共全租房等低于市场价供应住房的政策基本相似”,“问题上,这些方案应由国家主导落实,但如何解决土地、资金来源和利润落入中签者手中的‘中彩’争议,都是难题”。

在房价暴涨的情况下,住房需求普遍集中到能够获得高额差价的期房,这种难以获利的住房能否获得市场的关注,还是一个未知数。

国土持有税、土地垄断规制三法 vs 放宽持有税等税率
 
无论朝野哪个候选人当选,受影响最大的都是税金。执政党候选人主张通过征收“国土持有税”(李在明)、颁布“土地垄断规制三法”(李洛渊)或加强征收房产持有税和转让税(秋美爱),来达到收回非劳动所得的目的。

国土持有税是对私人产权的所有土地进行征税,将实际税率从0.17%提高到1%;“土地垄断规制三法”包括针对拥有宅地面积超过一定范围的业主征税的《宅地所有上限法》、强化开发利润回收规定的《开发利润回收法》修正案和针对闲置土地增税的《综合房产税法》修正案,其中《宅地所有上限法》曾被判定违宪。
 
在野党候选人则普遍主张放宽税制。尹前总长表示,适当的住房持有税和较低的交易税是住房政策的根本。洪议员主张通过降低持有税和转让税刺激交易,刘承旼议员主张降低唯一住房业主的购置税,尹前总长主张放宽贷款限制。不过,在野党候选人普遍将放宽规制措施的对象限定为唯一住房业主,对放宽针对多套住房业主的限制措施持谨慎态度。

税务师金钟必(音)表示,“突然放宽税收制度,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市场投机”,“制定新的税收制度,可能会进一步加重已经对税制变化感到厌烦的广大国民的纳税负担”。

明知大学教授权大重建议,“下届总统候选人在发布住房政策承诺时,应把实行历史最严限制措施、却拿出最差成绩单的本届政府的住房政策当作反面教材”。

安章元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