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成熙专栏】《鱿鱼游戏》诞生的土壤
상태바
【梁成熙专栏】《鱿鱼游戏》诞生的土壤
  • 梁成熙 中央日报 专栏作家
  • 上传 2021.09.29 16:4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网飞(Netflix)排名登上全球第一的《鱿鱼游戏》。这是韩国电视剧中首次创下该纪录。【网飞】
在网飞(Netflix)排名登上全球第一的《鱿鱼游戏》。这是韩国电视剧中首次创下该纪录。【网飞】

仅在几年前,韩国的中秋假期还被千万票房的电影承包,但今年中秋假期的胜者则属网飞原创剧集《鱿鱼游戏》。韩国电影《摩加迪沙》创下了350万票房,虽好不容易在疫情中取得佳绩,却仍比不上首次登上网飞全球排名首位的《鱿鱼游戏》。OTT排行榜Flix patrol显示,截至28日,《鱿鱼游戏》在上映83个国家中的76个国家占电视剧排行榜首位。该剧席卷美、英、法、德、日本等国家。在满分为830分的全球电视剧榜单中得分822分,同样是今年的冠军。今年来得分超过800分的电视剧有《纸牌屋》(西班牙)、《性爱自修室》(英国)两部。

《鱿鱼游戏》讲述的是在现实中陷入深渊的人们,为了巨额奖金冒死参与生存游戏的故事。该剧在死亡游戏题材中,融入了拜物主义和极端竞争的社会气息、韩国特色及“一二三木头人”等韩国传统游戏文化。对该剧的评价也是国外的好评更甚于韩国国内。海外粉丝还开展了“制作糖人儿”SNS挑战赛,在美国青少年中人气游戏网站lob lox上还出现了“一二三木头人”等《鱿鱼游戏》相关网游。全球线上购物网站eBay上甚至还出现了吹糖人套餐、铝饭盒便当、运动服等非正式周边产品。

《鱿鱼游戏》也是“网飞新常态”背景下诞生的产物。网飞今年承诺在韩国内容制作方面投资5500亿韩元,九集《鱿鱼游戏》的制作经费高达200亿韩元。这远超韩国国内16集电视剧最高制作经费纪录150亿~200亿韩元。OTT的特性没有素材限制,所以网飞“保障创作自由”的秘密武器也奏效了。包括犀利地揭露韩国军队文化的《D.P》在内,《人间课堂》《李尸朝鲜》《甜蜜家园》《非常校护档案》等在传统韩剧中很难找到的优秀作品也在该背景下相继诞生。事实上,在K-POP之前,韩剧一直是韩流文化的先锋。2000年代中期,以《冬季恋歌》为首的浪漫幻想系列作品和花美男浪漫剧凭主角们的魅力打破了传统浪漫剧在西方市场消失的空白。现韩国电视剧也向全球证明,在题材剧方面韩国同样是强者,但又因为合作伙伴是网飞而擦出了更加微妙的火花。

近日,防弹少年团登上了联合国舞台,并与世界著名的酷玩乐队(Cold play)合作推出了新曲,再度掀起热潮。BTS刷新美国公告牌榜纪录已不再是新闻。韩国电影《寄生虫》和《米纳里》取得佳绩的记忆也历历在目。不久前,一位评委问参加美国NBC人气选秀节目美国达人秀的韩国乐队“Korean Soul”韩国文化有什么秘诀,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有才华的人? 我们似乎没有必要刻意否认韩国文化占据世界文化中心的自豪感。

今年5月,日本《日本经济新闻》在题为“韩国娱乐产业为何如此强大”的报道中写道,韩国娱乐文化是“具有批判性的文化”,这些作品揭露了韩国政权或财阀的腐败、竞争社会带来的的负面等,还有迎合娱乐市场的企业文化、以粉丝参与为导向的大众文化风气等。当时韩国一位专家引用了这篇报道,提到了20世纪90年代废除的作品审查制,并对此表示认同。韩国文化工作者的艰苦斗争打开了创作自由,恰逢大企业和精英人才进入文化产业,韩国在90年代文化产业进一步完善。为21世纪开创韩流时代打下了基础。

下个月正好是1996年韩国法院对电影唱片内容事前审议做出违宪判决,而废除审查制度的25周年。这再次印证了“最大支持最小干预”始终是文化产业兴盛的第一法则。而这句话也最想说给动不动就试图干预言论自由、发起《舆论仲裁法》的现政府听。

梁成熙 中央日报 专栏作家
译 | 青超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