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8日 (周四)
【社论】强行通过媒体惩罚法将受到历史审判
상태바
【社论】强行通过媒体惩罚法将受到历史审判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8.26 14: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执政党昨在国会法司委单方表决通过法案,30日国会大会正式表决
破坏言论自由,除执政党和青瓦台外的所有人都表示反对
曾说“媒体沉默会导致国民呻吟”的总统应出面阻止
民主倒退的责任在总统

昨日凌晨4点,共同民主党单方面在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上处理通过了“媒体惩罚法”,立法程序只剩下30日国会大会正式的表决和文在寅总统的批准。

执政党此举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反对声音。不仅国民之力党、国民之党、正义党表示反对,韩国国内新闻界、学术界、法律界人士以及世界各大记者组织也都普遍反对这一立法。就连执政阵营的老朋友也担心“此举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前议员柳寅泰),执政党陷入了民主化以来最严重的孤立局面。

因为这一法案是民主主义国家闻所未闻的“恶法”,处处可见涉及违宪问题的条款。该法案规定,主张自己因为虚假新闻和针对性报道受到伤害的受害者可以向媒体公司要求五倍于损失金额的赔偿。现行刑法已经对相关行为作出惩罚规定,额外立法制定惩罚性损失赔偿制度,存在重复、过度惩罚的问题。法案中对于“推定为故意、重大过失行为”的定义不够明确,且规定举证责任在媒体(被告)一方,也颇为引人争议。这一规定与美国规定追究媒体误报责任的受害人须自行举证说明媒体对自己有“现实恶意”的做法存在天壤之别。法案规定受害者“有权要求媒体停止提供问题报道阅览服务”,很可能导致新闻报道被删除。这一规定实施后,在个人的人格权与言论自由发生冲突时,言论自由很可能会受到限制。

图为8月25日,共同民主党议员金南局、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朴柱民、议员金胜源、金永培(左起依次)在首尔汝矣岛国会大楼举行的法制司法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表决通过媒体仲裁法修正案后,正互相交流庆祝。【金京禄 记者】
图为8月25日,共同民主党议员金南局、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朴柱民、议员金胜源、金永培(左起依次)在首尔汝矣岛国会大楼举行的法制司法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表决通过媒体仲裁法修正案后,正互相交流庆祝。【金京禄 记者】

如果这项法案早已有之,试问韩国还会有之前关于平板电脑的报道吗?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崔顺实一定会揪住记者报道中与事实存在出入的地方提起诉讼,要求巨额赔偿。同样,前任法务部长曹国、议员尹美香也会声称家人的人格权受到侵犯,并因此要求媒体停止提供相关新闻报道的阅览服务,这样一来,他们的双标行为还有可能曝光于这个世界吗?有人批判称,“以往的独裁政权用暴力压迫媒体,现在则用罚款压迫媒体人”(正义党前党首李贞味)。

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却仍装做眼瞎耳聋,利用170多个议席的优势强行通过法案,做出令人震惊的独裁和傲慢行径。难道民主党把通过这项法案视为只准胜利不许失败的政治斗争?想要摆脱媒体的监督和制约?难道法案打着“救济受害民众”的口号,实际却是为了“救济民主党”?这些无疑都是不正当的欲望。

面对这一情况,青瓦台的沉默反而显得尤为扎眼。虽然青瓦台声称“此事并非青瓦台能够出面干涉的问题”,但文总统却是不可否认的利益相关方。作为政府首脑,即将在国会完成表决程序的法案最终将提交到总统手上批准。难道届时文总统还要继续保持沉默?还在在野党的时候,文总统曾说“因为记者报道的内容和事实有出入就以诋毁名义为由对记者进行搜查起诉,是错误的行为”,“应允许媒体在广阔的范围内针对公众人物进行批判和监督”。崔顺实事件曝光后,文总统曾表示,“媒体的沉默将导致国民呻吟”。直到最近,文总统还曾表示“言论自由是民主制度的根基”。过去的文总统希望现在的文总统就当前情况给出一个答复。

而且,文总统很可能会成为“媒体惩罚法”的直接受益者。明年无论谁人执掌政权,本届政府被压下的权力型腐败问题都会陆续曝光,难道文总统打算到时候利用这项法案进行自保?这样的话,其现在的所作所为就不仅是卑劣,而是存在问题了。

真正令人感慨的是文总统和执政阵营的记忆力。卢武铉政府在执政末期曾制定“媒体支持先进化方案”,以此束缚媒体的言论自由。当时担任总统秘书室长的文总统在自己所著的《命运》一书中对这一方案只字未提,可见其失败程度。而现在,方案变本加厉成为法案,文总统却无动于衷,难道是因为相信民主党可以在2024年之前始终保持多数党的地位吗?这种想法未免太过天真。历史的法庭是无情的,草率通过媒体惩罚法、导致民主主义倒退的责任最终将全部落在文总统身上,如果不立刻出面阻止,历史必将对其作出审判。

中央日报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