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8日 (周四)
韩全租房客贷款处处碰壁 全租房价暴涨搬家更愁
상태바
韩全租房客贷款处处碰壁 全租房价暴涨搬家更愁
  • 安孝成 尹相彦 记者
  • 上传 2021.08.24 11:0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下个月全租房租赁合同到期的韩国上班族朴某(35岁,京畿道龙仁市)因为房东声称要收回住房自住,不得已将原本4亿的全租押金提高到远超政策规定上限(5%)的7.5亿韩元,才得以与房东续签合同,暂时不用为搬家发愁,但他又面临了另一难题。

因为他的主贷银行韩国NH农协银行已经停止发放全租贷款。朴某表示,“原本就无法只通过贷款筹齐资金,还需要卖掉一些股票等资产,现在主贷银行也停止发放贷款了,真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友利银行等韩国商业银行停止发放全租贷款,令租房刚需人群陷入了苦恼。图为8月1日上午,首尔某房产中介公司贴出的月租房出租信息。【韩联社】
友利银行等韩国商业银行停止发放全租贷款,令租房刚需人群陷入了苦恼。图为8月1日上午,首尔某房产中介公司贴出的月租房出租信息。【韩联社】

韩国金融监管收紧导致的“贷款荒”令秋天搬家季节面临贷款需求的租房刚需人群陷入了巨大苦恼。为完成金融监管当局制定的控制家庭负债目标,NH农协银行和友利银行均已宣布停止向客户发放全租贷款。农协银行由于家庭贷款金额比去年增加7.1%,已经超过政府建议的区间(5%-6%),决定停止发放房贷;友利银行则是因为全租贷款限额已超出内部规定限度,因此暂停发放贷款。

全租贷款停贷的消息传出后许多房客感到心慌,商业银行的窗口不断接到来自客户的咨询。商业银行的相关人士表示,“很多使用农协银行的顾客询问能否进行全租贷款,也有一些刚需人群询问能否在支付余额当天拿到贷款”。

网络论坛上不断有人表示,“我的交款期限是9月末,很担心气球效应导致其他银行也停止贷款”,“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看来都要去住月租房了”等纷纷发泄不满。

面对全租房刚需人群的普遍不满,韩国金融监管当局8月23日表示,“停贷现象扩散到其他金融公司的可能性极小”,似乎想要安抚人们的恐慌情绪。但如果农协和友利银行的贷款需求转移到其他银行,那必然也会导致其他银行也提高贷款门槛,最终仍会导致刚需贷款族的压力加重、损失加大。

韩国金融监管当局此前仅限制购房贷款和信用贷款,对全租贷款并未进行特别限制。因为申请全租贷款的大多是刚需人群,一旦做出限制规定,将出现严重后果。因此,即便当局在去年7月宣布提高偿债备付率(DSR)规定时,也将全租贷款排除在限制范围之外。

家庭贷款持续增加,全租贷款保持疯涨。【图表=金恩桥(音) 记者】 
家庭贷款持续增加,全租贷款保持疯涨。【图表=金恩桥(音) 记者】 

担心出现大量全租难民,金融当局“停发全租贷款现象扩大的可能性不大”

在这种情况下,金融监管当局和商业银行仍决定对全租贷款动手,是因为不限制全租贷款,就无法有效控制家庭贷款规模。今年1-7月韩国五大商业银行(KB国民、新韩、韩亚、友利、NH农协银行)新增家庭贷款规模已达25.1542万亿韩元。

其中除全租贷款之外的房贷增加规模仅为2.7051万亿韩元,且房贷余额在4-6月份已经连续三个月出现减少,但全租贷款规模却大幅增加。在韩国五大银行截至今年7月份新增的家庭贷款总额(25.1542万亿韩元)中,一半以上都是全租贷款(13.0937万亿韩元)。截至8月20日各银行新增的全租贷款金额也已达9742亿韩元。

截至7月末,韩国五大商业银行的全租贷款余额(118.3064万亿韩元)比2019年(80.4532万亿韩元)增加47%(37.8532万亿韩元),远超同期家庭贷款总额13.8%的增加率。

全租房价上升是导致全租贷款总额大涨的主要原因。KB房产公司的数据显示,首尔住房的平均全租价从2019年末的4.7436亿韩元上升到今年7月的6.3483亿韩元,涨幅达33.8%,而推高全租房价的直接原因就是去年7月开始实施的“租房三法”。韩国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申容祥(音)在报告书中写道,“全租贷款被排除在DSR限制范围之外,受气球效应影响,全租贷款需求增加本就不可避免,再加上全租房价持续上涨,预计未来还将保持增加趋势”。

有看法认为,虽然韩国金融当局收紧贷款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家庭负债规模增加导致的金融动荡现象,但此举却导致大量全租刚需人群等无房一族面临“贷款荒”。也有指责称,政府在把政策失败的后果转嫁于刚需住房族。汉城大学经济学教授金尚峰(音)表示,“家庭贷款余额增加还是住房价格和全租房价上涨所致”,“对家庭负债规模的控制未能实现软着陆,看来只能硬着陆了”。

安孝成 尹相彦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