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蔡仁泽专栏】难民、贫困、毒品……阿富汗陷人道主义危机,地狱之门开启
상태바
【蔡仁泽专栏】难民、贫困、毒品……阿富汗陷人道主义危机,地狱之门开启
  • 蔡仁泽 国际专业记者
  • 上传 2021.08.18 15:4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蔡仁泽 国际专业记者
蔡仁泽 国际专业记者

阿富汗伊斯兰武装力量塔利班从今年5月份开始陆续占领全国各个城市,并在8月15日占领首都喀布尔,距离美军4月份宣布撤军仅过了短短四个月时间。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已经逃往国外,而美军离开后也将不再返回。

追求用伊斯兰教法(沙利亚法)和中世纪社会规范治理国家的塔利班重新执掌这个国家的政权。在限制女性人权的塔利班掌控阿富汗全境之后,西方世界纷纷发出忧虑的声音,认为塔利班上台后,阿富汗的社会风气很可能会从“世俗社会”变回“教条社会”。不过,阿富汗本就是寻求根据沙利亚法进行统治的“伊斯兰共和国”。

阿富汗的真正危机不在于统治阶级的宗教倾向,而在于眼下的温饱问题。阿富汗很可能会陷入人道主义危机,打开难民和毒品扩散的地狱之门。对于美国和西方社会来说,撤军和喀布尔沦陷意味着持续了20年的阿富汗战争已经毫无希望地彻底结束。美国不会再为这个国家提供物力和人力支持。因此有人指责,决定撤军的美国和北约国家此时做出担心阿富汗女性人权的样子并为留在阿富汗的人感到担忧,只是一种伪善。

今年4月美军宣布撤军、5月塔利班展开攻势后,阿富汗境内新增了大约40万难民。【照片来源:美联社=韩联社】
今年4月美军宣布撤军、5月塔利班展开攻势后,阿富汗境内新增了大约40万难民。【照片来源:美联社=韩联社】

在阿富汗国民看来,战争结束意味着从1973年亲苏政变开始的国家分裂、内战、外敌入侵、干涉终于告一段落。阿富汗的历史可谓充满血泪,1979-1989年被苏联入侵,1989-1996年爆发内战,1996-2001年经历第一次塔利班政府的统治,2001-2021年经历美国发起的阿富汗战争。现在无论他们愿不愿意,阿富汗都再次落入了塔利班手中。

对于中国和俄罗斯来说,他们的对手美国摆脱了阿富汗战争这个过去20年困住自己的桎梏,中俄再也无法继续对别人的不幸感到“幸灾乐祸(Schadenfreude)”,开始对霸权美国解除枷锁后的行动保持警惕。

撇开国际政治局势的得失和前景不谈,阿富汗国民正面临着新的人道主义危机。阿富汗已经成为全球最严重的难民国家之一。联合国难民署(UNHCR)表示,漂泊在境外的阿富汗难民人数多达260万人(全球难民的11%),仅次于内战已持续十年的叙利亚(670万人)和国家即将崩溃的委内瑞拉(400万人)。

阿富汗东部邻国巴基斯坦已经接纳140万阿富汗难民,仅次于涌入大量叙利亚难民(370万人)的土耳其和大批委内瑞拉等国家难民聚集哥伦比亚(170万人)。拥有2.25亿人口的巴基斯坦人均GDP只有1260美元,本身也不算富裕。

更严峻的问题是阿富汗国内流离失所的民众。阿富汗内部持续矛盾动荡,塔利班和政府军的战争已经导致大量阿富汗人在境内流离失所。联合国难民署表示,截至去年年末,共有290万阿富汗人离开居住的地方到政府军控制的大城市避难。近期阿富汗各地方城市被塔利班重新控制后,避难的阿富汗人纷纷涌入首都喀布尔。而在今年4月美军宣布撤军和5月份塔利班强化攻势后,阿富汗国内又有40万人流离失所。根据美联社等外媒报道,喀布尔街上到处都是避难民众撑起的帐篷,看上去非常混乱。

这些在阿富汗境内流离失所的人群很可能会经由临近的巴基斯坦、伊朗、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逃往欧洲,国际社会可能会在叙利亚难民后迎来新一波难民潮。

在这种情况下,时隔20年重掌权利的塔利班是否有能力克服阿富汗人的人道主义问题、安顿国内避难民众并解决好海外难民的回国问题,还是一个问号。阿富汗最大的难题的是经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的数据,阿富汗2021年名义上的人均GDP只有592美元,在全球排在第204名,属于最贫穷的国家。阿富汗总人口3980万,GDP总额199亿美元,排在世界第119名,54.5%人口的每天生活费低于1.9美元,位于贫困线以下。

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国内避难民众能够依靠的只有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幸运的是,在阿富汗的人道主义组织纷纷表示愿意在困难中继续开展活动。国际红十字委员会(ICRC)的阿富汗办事处主任埃卢瓦·菲永(音)8月17日发推特写道,“现在喀布尔没有战争,但由于坎大哈、赫拉特、拉什卡尔加赫等多座城市刚刚经历过持续数周的战斗,这里有数千人受伤,民房、医院和基础设施被破坏,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回应这些需求是ICRC的责任,我们不会减少在阿富汗的人员和活动,我们已经在这个国家活动30年时间,现在也不会停止”。

面对这一局面,预计塔利班也会把工作重心放在国内伊斯兰化和稳定权力上,暂时不会寻求对外输出充满战斗性的伊斯兰主义。如果不能解决好经济和人道主义问题,贫穷的阿富汗农民很可能会重新像过去一样开始种植罂粟。阿富汗一度是全球90%海洛因的产地。即便是为了解决难民、毒品这两大问题,国际社会也只能与塔利班进行对话与合作。

蔡仁泽 国际专业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