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6日 (周二)
韩奥运观赛文化正在改变“无奖牌没关系, 我们依然顶你!”
상태바
韩奥运观赛文化正在改变“无奖牌没关系, 我们依然顶你!”
  • 蔡惠善(音) 记者,东京=朴林(音) 记者
  • 上传 2021.08.04 10:2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的奥运观赛文化正在发生变化。

“不能用奖牌限定运动员的潜力,她已经展现出足够的潜力”,“作为大韩民国国人,为她伟大和耀眼的挑战感到骄傲”。

韩国女子举重运动员金洙贤(音,26岁)在2020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76公斤级比赛中因遭争议判罚没能拿铜牌而流泪,而目前在她的社交网络上满满都是粉丝们留下的鼓励帖子。某网友写道,“不要责怪自己,也不要感到羞愧,在我们心中,你就是冠军”。
 
过去在韩国往往只有冠军得主受到极大关注而没拿奖牌的选手却无人问津,而最近韩国的奥运会观赛文化正在发生改变。不同于以往对银牌运动员批判指责的做法,现在人们更加愿意肯定运动员参赛本身的意义,抱着更加享受赛事的心情观看比赛。

因此,未获奖牌的运动员也成为了人们的关注的对象。社交网络等互联网上人们纷纷掀起号召网民“一起在运动员的社交网络上留言加油鼓励”的运动。最典型的例子是在男子跳高决赛中跳过2.35米位列第四的禹相赫(25岁)。他以2厘米的差距落后于排名第三的运动员而错失铜牌,但人们对他没有指责,而给他送上了铺天盖地的称赞和鼓励。他在社交网站上写下“能够高高跳起来让我很幸福”的感想后,网民们纷纷留下“你是我心中的冠军”、“感谢你做国家运动员”等鼓励的留言。

某网络论坛还有人号召大家,“去加禹相赫的关注,粉丝数多了他就能获得更多赞助,也能接到更多广告”,设法帮助这位创造了韩国25年来的新纪录却无法获得奥运会获奖奖金、也无法获得免除兵役待遇的运动员。这篇帖子下面已经充满了网民“已加关注”的响应留言。

人们的关注不仅集中在热门运动项目和年轻的运动员身上, 人们也不吝支持 男子皮划艇运动员河智旻(音,32岁)以及被成为“最美倒数第一”的英式橄榄球代表队等非热门项目运动员,用数百条留言称赞他们“彰显奥运精神”、“能够参赛就已经值得骄傲”。在柔道、摔跤、跆拳道等韩国强项比赛中成绩欠佳的运动员也不再受到人们的指责。也不少人表示,在本届奥运会上并不在乎韩国在奖牌榜上的排名。

无缘奖金的第四名禹相赫,粉丝号召“一起加粉为其拉赞助”

这是人们不再重视奖牌颜色和比赛结果的表现。30多岁上班族金某称,最近每天一直在关注本届奥运会的各场主要比赛,他表示,“有新的奖牌进账确实令人高兴,但比起排名和成绩,能够看到运动员们令人感动的故事,更令人开心”。

专家们分析称,出现这一现象是因为韩国民众的民族主义倾向不再像以往那么强烈,也不再将奥运会成绩与国家命运或国际地位挂钩。韩国成均馆大学社会学教授具正宇(音)表示,“奥运会观赛文化似乎已经发生变化,以往人们认为拿不到第一就是落后于他人,而现在人们更愿意站在个人立场上关注个体的幸福,变得更加现实也讲究实用主义。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变化,是时代潮流带来改变”。

韩国檀国大学体育教育系教授李润秀(音)评价称,“人们观看比赛时不再执着于金牌,而是把叫法改成奖牌。人们正在摆脱成绩至上主义,对运动员新的挑战给予很高评价,开始享受体育带来的快乐”,“认可胜者的成绩,对输者给予安慰,这种观赛文化已经成为全世界的趋势”。

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心态也普遍发生变化。大批Z世代(出生于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初期)的运动员开始享受参赛本身的乐趣。游泳选手黄善宇在男子200米自由泳比赛中的前150米一直领先,他自我评价称,“这是一场没有回头的比赛。是意气用事吗?我真的没有考虑任何后面的事。有没有想要回去?没有。100分满分我给自己打130分”。他在赛前对自己说,“该接受的都接受吧,尽情享受比赛。反正总是要比,总是很累,那就不要苦着脸去做”。射箭女子运动员安山在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表示,自己的座右铭是“喜欢所喜,愉快生活”, 射箭男子运动员金制德表示,“这次比赛射得很尽兴,没有后悔,大韩民国加油~”。

曾是奥运会乒乓球金牌得主的国际奥委会(IOC)韩籍运动员委员柳承敏表示,“以前运动员得不到金牌就提不起劲,现在比起结果的胜负,大家都更享受奥运会本身”。

首尔大学体育系教授金有谦(音)表示,“以前代表国家参赛的运动员都因为‘国家’二字背负着沉重负担,而现在的运动员不再有这种压力”,“粉丝们也更愿意从他们拼搏的身影中寻找感动,无论是运动员还是粉丝,都开始认可多样性”。

蔡惠善(音) 记者,东京=朴林(音)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