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7日 (星期五)
韩总统竞选人李在明打出经济牌,强调“韩国应回归经济增长型社会路线”
상태바
韩总统竞选人李在明打出经济牌,强调“韩国应回归经济增长型社会路线”
  • 吴炫锡 韩英翼 金俊荣 记者
  • 上传 2021.07.23 10: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京畿道知事李在明7月22日在首尔汝矣岛京畿道中央合作本部首尔办事处接受《中央日报》独家采访。禹尚祖 记者
京畿道知事李在明7月22日在首尔汝矣岛京畿道中央合作本部首尔办事处接受《中央日报》独家采访。禹尚祖 记者

韩国执政阵营支持率最高的总统候选人、京畿道知事李在明7月22日在首尔汝矣岛京畿道中央合作本部首尔办事处接受《中央日报》独家采访时表示,“未来五年希望打造一个能够带给国民希望的公正国家、一个可以供广大国民奋发挑战的增长型国家”。

提出“公正”和“增长”两大关键词的李在明表示,“大韩民国应该回归经济增长型社会路线”,“经济不增长,公正就无法实现,只有经济不断增长,人们才能带着希望去挑战”,把“经济增长论”作为竞选的核心政策。

李在明接着说,“政治人物维护好国家安全和秩序是本分,此外还需要为民生负责任”,“而民生的核心就是生计”。他表示,“在电影《欢迎来到东莫村》中,逃亡到村子里的人民军将军问‘这里的人们为什么如此平和,(里长)老人家为什么如此受欢迎’?得到的回答是‘要让大家吃饱饭’”,“恢复经济增长是最核心的课题”。

“李洛渊在弹劾卢武铉时肯定投了赞成票,他曾参加当时的行动小组”

李在明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多次表示,“我不会回避任何提问,政治人就应该回答国民提出的所有问题”,“谁不会给自己穿上优雅的外衣,用抽象、模糊不清的辞令规避风险呢?如果像某人一样,凡事都用‘会严肃对待’含糊其辞,风险自然是小,但我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现在国民面前,接受人们的选择”,强调与近日针对自己展开强烈抨击的李洛渊前党首行为风格的差别。 

尤其是,李在明针对近日自己与李洛渊尖锐对立的“2004年卢武铉前总统弹劾事件”表示,“在我看来,(李洛渊)就是(对弹劾卢前总统)投了赞成票”,预计将引起很大争议。李洛渊7月21日接受KBS采访时表示自己“曾经反对(弹劾卢前总统)”。

7月22日,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首尔汝矣岛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候挽起袖子做出攥紧拳头的姿势。禹尚祖 记者
7月22日,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首尔汝矣岛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候挽起袖子做出攥紧拳头的姿势。禹尚祖 记者

以下是本次采访的问答实录。

【政治议题】

您为什么说李洛渊肯定对弹劾投了赞成票?

“以前尹永灿记者(现在的民主党议员、李洛渊竞选阵营政务室长)曾在报道中写过类似的话,他写道,‘李洛渊议员转变态度,开始赞同弹劾(2004年卢武铉总统)’,他本人(李洛渊)不是也曾多次针对卢武铉政府发表悲观言论吗?从当时的照片来看,他还加入了弹劾的肉搏战和行动小组,直接上阵到国会会场堵人。所以尹永灿记者才会在报道中说他赞同弹劾,不是吗?”

您认为他当时肯定是投了赞成票吗?

“在我看来,他就是投了赞成票。他本人那么卖力地用语言和行动为弹劾站台,多年后却声称自己‘曾经是反对的’,这难道不是缺少对国民的基本尊重吗?实在不够透明。政治人就应该透明,不能以前卖力赞成、后来却说自己反对,这不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吗?这个姿态有问题。他还抨击我前后说辞不一,这才是明确的变脸,而且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京畿道知事李在明7月22日在首尔汝矣岛办公室接受《中央日报》采访。禹尚祖 记者
京畿道知事李在明7月22日在首尔汝矣岛办公室接受《中央日报》采访。禹尚祖 记者

竞争对手普遍强调您“作为候选人不够稳重”,您如何看?

“我把这当成一种命运。给自己穿上优雅的外衣,使自己看上去很稳重,这样做不符合我的性格,也不是这个时代的领袖人物该做的事。”

您亲自与对方进行污点战,而不是由阵营其他人去做,不会有负担吗?

“我认为政治人不应该一看到话筒就逃避。我也可以像洪准杓议员一样,遇到对自己不利的提问,就用‘你吃饭了吗’这样的话顾左右而言他,也可以像某人一样含糊其辞地说‘正在考虑,将认真对待’。这样做固然少了些风险,但我仍希望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现在国民面前,接受选择。”

话题自然而然地转移到大选格局上,李在明表示,“无论是在基本格局上,还是在党内支持率上,都颇为不利,需要通过与其他候选人表现出差别来克服这些问题”,强调自己是合适的人选。李在明说,“若非有实力、足够可靠和清廉,我无法解释自己可以均衡得到各地区和各年龄层民众支持的原因”,强调自己是“有能力获胜的候选人”。

您认为当前的竞选格局依然对自己不利吗?

“要求审判本届政府的呼声很高,对我相当不利。审判论调高涨,对方阵营随便出来一个人都呼声很高,局面非常不利。现在要求审判政权的呼声高涨,即使我们把所有能量都集中在一个有能力获胜的候选人身上,也只有2%~3%的胜胜算。”

现实中最强的竞争对手是谁?

“是前任检察总长尹锡悦。不过政治这种东西,需要高度的专业性。做刑法的人很难全面理解政治,不是请几个月家教就能做好的事情。如同预期的一样,对方已经开始表现出竞选内容空洞的问题,令人感到可惜。”
 
那您为何还要把他定义为最强对手?

“因为他是一个逆反射体,不同于自带光环和嫡系等正反射体,他只是反映了人们对审判政权的需求。现在还没有发光的人物出现。尹前总长给人一种备受打压的形象,而前任监察院长崔在亨则是作出攻击(月城核电站监察)的形象。”

您为什么认为您应该当选成为总统?

“在当前这个革命性大变革的时代,我们需要的不是左顾右盼的稳重领导人,而是像我这样能够穿着泥土斑驳的衣服、穿着工作服迅速投入工作的人。”
 
【外交·安全议题】

您认为韩朝美三国关系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从现实来看,(朝美)应同时采取分阶段措施、并制定制裁反弹(Snapback,违反协议时恢复制裁)机制。这种方式下,即使朝鲜会认为自己吃了亏,最终接受的可能性也将很大。因为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维护体制稳定。”

您如何看待美中矛盾?

“随着美中矛盾激化,两国都要求韩国站队到自己一方。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个机会。这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按兵不动、保持中立外交。比如,美国希望韩国加入QUAD(美日澳印四国机制),打造强力的军事同盟,而中国绝对不会对此坐视不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印度就是抱着开放主义的态度加入QAUD,用含糊其辞的态度表示印度不会参与军事封锁、只保持单纯的合作关系。我们也可以这样做,应该对不做选择的平衡外交路线抱有坚定的决心,并付诸实践。”

您似乎在对日问题上非常强硬。

“因为日本军国主义集团的侵略野心不死。日本紧盯着独岛不放,不就是为了在有朝一日进军大陆时把这里当成一个据点吗?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提前对日本武力进军大陆的可能性进行防备。在军事上,虽然朝鲜也是我们重要的对手,但对于日本,我们同样不能放松警惕。”

【经济·社会议题】

您说基本收入计划并非自己的1号竞选承诺,但仍公布了“任期中每年向全体国民发放100万韩元、向青年发放200万韩元基本收入”的计划。(*李知事在接受采访之前,于当天上午的记者会上公布了这一计划)

“我们通过阵营内部讨论,并且征集意见、听取在野党指出的问题,最终制定了这个可以实施的方案。青年的需求最急迫,因此我们决定优先向青年发放基本收入,之后再慢慢扩大范围。比如,人在60岁至可以领取退休金的65岁之间,收入最少,应该为这一人群提供哪怕一个月只有几万韩元的补助。”

您提到用增税(新设国土持有税)的办法为这一政策筹措资金,不会加重百姓负担吗?

“通过征收土地税,将增加的税收公正分配给所有人(作为基本收入),计算下来可以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可以从中受益。因为当前我国房产土地的所有权分布极不平等。”

您平时经常批判企划财政部,打算如何管理该部门?

“应该将预算职能从企划财政部分离出来。现在的企划财政部就像政府的上级机关一样,权力很大。即使其他部门间已经达成协议,只要企划财政部反对,就无法执行预算。”

那些自认为属于既得利益群体的人们很不安,担心自己成为“被打倒的对象”,您怎么看?

“我的目标指向性很明确,但只会坚持政策方向,不会采取独断专行或强推等手段。我会尽可能通过劝说、对话、妥协调整利益关系,比如修整溪流的事情,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有人说我是斗鸡,但我认为应该换个叫法,我是劝说之王。”

有人认为,文在寅政府在调整侦查权过程中放松了对警察权力的控制,您怎么看?

“警察的权力变得太大了,垄断侦查权是一个问题,需要互相之间的协调与制约。不过,有人说我对检察改革不感兴趣,这不是事实。试问有谁比我遭受的政治性检察更多?成立公调处也是我在2017年参加总统竞选时曾经作出的承诺。”

您的很多政策与文在寅政府不同,是为了刻意显示区别吗?

“李在明政府也是民主党政府,就算有区别,又能不同到什么程度呢?更准去的说法应该是青出于蓝。政策不能一样,但也不能完全不同,应该变得更好,总不能从蓝色变成红色吧。”

您的夫人金慧景(音)曾因背后各种争议而备受困扰(*金慧景被怀疑是2018年京畿道知事选举期间针对文在寅总统散布谣言的推特账号的主人),您怎么看?

“我感到很对不起她,和我结婚是她的原罪。我这一生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和她结婚。”

您和夫人是政治上的同志吗?

“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与其说是同志,倒不如说是非常亲密的朋友。我们的政治理念并不一致。地方上总有人抗议称‘其他候选人天天到处跑,李在明为什么不出来跑动’,无奈之下,我只能拜托妻子‘帮我去一趟’。说句俗套的话,虽然我不想麻烦她为我做这种事情,但我实在没有办法,自己去不了……但从反响来看,选民对我妻子的接受度似乎很高。”

“打造能够带给国民希望的公正社会、增长型社会”

第二次参加总统竞选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表示,自己想要把大韩民国打造成“一个足以带给国民希望的公正国家、一个可以供广大国民奋发挑战的增长型国家”。他发布了自己的蓝图表示,“在过去的高增长时期,公正和增长是不可兼得的相反概念,但如今的社会经济环境已经发生质的变化”。

7月22日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他首先谈到“公正是时代的要求”。他说,“从历史上来看,不公正的国家最终都会灭亡。打造公正的国家,是我们的优先课题。只有社会公正了,人们才能有希望,社会才能充满活力”。接着,他谈到增长问题时引用了电影《欢迎来到东莫村》中的一段对话表示“民生的核心最终还是生计”, 。

对于一些人指责公正和增长不可兼得的问题,他表示“过去投资资金短缺,而需要投资的地方很多,两者确实存在矛盾。那时候的政府需要集中国家力量进行特定投资,集中起来力量大,如果分散开来,投资效果就会变小。也就是说,在过去的时代,不公正是实现国家经济增长的手段”。他接着说,“而现在(两极分化加深),投资资金很丰富,投资的地方却不多。两极分化导致资源的利用效率降低,机会不公正导致人们普遍丧失拼搏的动力”,“现在恢复社会公正,可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刺激人们的拼搏意识,提振消费需求,促进经济的良性循环”。

吴炫锡 韩英翼 金俊荣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