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2日 (周六)
尹喜淑:韩国目前的发展不可持续,要向586利益集团问责
상태바
尹喜淑:韩国目前的发展不可持续,要向586利益集团问责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7.09 18: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7月6日,记者对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尹喜淑议员做了专访。在问道其之前拒绝参加首尔市长竞选而现在为什么会参加总统竞选时,她回答说“首尔市长不是用愿景来取胜的职位,而总统是”。
7月6日,记者对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尹喜淑议员做了专访。在问道其之前拒绝参加首尔市长竞选而现在为什么会参加总统竞选时,她回答说“首尔市长不是用愿景来取胜的职位,而总统是”。

尹喜淑议员(51岁,国民之力党)已正式宣布将参加总统竞选。她是个精通经济政策的初选议员,去年夏天文在寅政府单方面强硬推行“租赁三法”时,她曾在国会发表五分钟演讲,将这些法律推行后的副作用一一列出,并表示“我是租房人”,一举成为明星议员。此后每当京畿道知事李在明等执政党热门总统人选想要用奇怪的逻辑蛊惑民众时,她都会站出来并有理有据地予以反击,由此声名鹊起。今年4月首尔市长选举时,她曾婉拒周围人劝其参选的建议,表示“我的政治资本和人脉还不够充分”。那么,现在的她怎么又改变了想法呢?记者见到尹议员时问她“大选中为什么必须有您这号人物”?她回答说,“我的最大目标当然是成为总统,但我的另一个目标是推动政治的局面升级”。

有尹喜淑参选的总统竞选,有何不同?

“这将成为一次真正用政策决胜负的选举。上次大选的获胜者从一开始就毫无悬念,这次大选似乎也没有政策竞争的意思。大选是帮助一个国家每隔五年围绕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一次大规模辩论和思想交锋的机制,应该成为国家未来五年的资产,而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的观念交锋了。我的角色就是把大选的角逐赛变得更加高级。”

那我们先来谈谈政策。我们国家除了经济问题,人们对于教育的问题也非常关注。

“学校被囿于过去的框架,无法开展面向未来的教育。想要推动学校改变,首先需要教师们做出改变,但这几乎没有可能。在全国教师工会这个盾牌下,他们丝毫不在乎引导教育变化的社会压力。这一点从首尔市教育厅长曹喜昖涉嫌全国教师工会非法录用事件中就能看出。年轻人为能当上教师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啊,而他们却以公谋私,对此丝毫不以为然,令人深感愤怒。这些也是我参加总统竞选的原因。” 

这些?

“正如我在参选宣言中所说,这届选举要向那些站在既得利益工会一方阻止改革的守旧力量问责。越是看起来不可能变化的问题,越是要设法对其进行改变。但是,现在并没有人真正指出这些问题。不断指出问题,引导国民进行诉求表达,才是领导人该做的事情。我们必须设法吸引民众对这个问题进行讨论。当利益集团的力量太强时,直接谈判就很难进行。因为他们不会放弃既得利益。想要把倾斜的体育场扶正,需要首先激发国民的问题意识。作为领导人,不应该因为害怕引起不必要的社会矛盾而做出屈服,而应当向国民解释清楚,使人们乐于忍受眼下的不方便。这才是真正的政治,变化的力量最终来自社会压力”。

尹喜淑议员去年7月30日针对大执政党强硬通过“租房三法”的情况奋起反抗,表示“我是租房人”。
尹喜淑议员去年7月30日针对大执政党强硬通过“租房三法”的情况奋起反抗,表示“我是租房人”。

康俊晩教授谈到在竞选中进行批判的艺术,认为比起批评那些总是攻击对手的人,更应该警惕的是自己阵营只会做好人的做法。从这个角度来看,您如何用这种视角对尹锡悦进行批判?
 
“有人表示担心说仅凭一腔愤怒并不能治理好国家。我对此表示赞同。不过,能够引导人们表达愤怒,也是一项很厉害的素质。而且,他目前的支持率超过30%,说明人们心中积聚着巨大的愤怒,暂时把希望押在了他的身上。对于我所畅想的未来,现在只有3%左右的国民表示共鸣(支持率)。我会在未来积极游说国民,争取做大自己的蛋糕”。

不少国民都是抱着当选后把本届掌权者全部关进去的想法支持尹前总长,您怎么看?

“因为太过气愤,希望找个有能力的人寄托愤怒,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我认为这种形式的愤怒并不可取。即便国民抱有这样的想法,身为领导人,也需要对竞选过程中和以后的事情做好规划。文在寅总统把短信炸弹视为“小插曲”不予重视,结果反而助长了暴力现象。不想着平息民愤,却反过来激化民众情绪,这不是领导人应有的做法。如果放任国民用暴力方式发泄愤怒,那就是历史的罪人。”

在任何问题上您都会把青年放在首位,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我时不时就会看到五个侄子被生活虐得像蔫儿了的泡菜,心疼他们的同时,也自然而然地开始关注他们的愤怒和他们所提出的问题。这也是我学习财政学的原因。从财政来看,我国的发展完全不可持续。现在虽然还是五个年轻人赡养一个老人,但到30年后,我国就会变成一个年轻人养一个老人,而需要承担这一沉重责任的年轻人却连工作都难以找到。这不仅是眼前几年内找不找工作的问题,年轻人一但错过工作的机会,就无从学到这个年龄段应该学习的知识和技能,一辈子的收入曲线都会因此下降。我国逐渐进入低增长社会,蛋糕逐渐缩小,但由此带来的损失不能全部由年轻人承担。设法让提前占据稳定工作岗位的老一辈做出调整,才是真正的劳动改革。”

您谈论青年的未来和低生育问题,自己却没有养育孩子的经验,难道不是一个弱点吗?

“人们不可能把自己遇到的问题变成普遍性问题。只有具备专业知识,才能够运用系统思维找到问题的解决办法。按照这个逻辑来说,这不仅不是我的弱点,还是我的长处。尤其对于低生育政策,我认为自己能够做到最好。我最了解不婚不育者的心理。在强迫女人生育孩子的社会中,女人绝对不会乐于生育。男人也担心自己的人生计划出现偏差,对生孩子心怀恐惧。只有让人们相信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人生选择都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时,大家才会愿意生育孩子。低生育对策的核心也在此处。这在老一代人看来,可能有些自私,但如果不能解决好这个问题,生育率就很难提高上去。无论是低生育政策,还是房产政策,如果只是强迫国民去做连自己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政策就不可能成功。在制定政策时,最重要的原则就是换位思考,只有这样才能与市场相对抗。”

李在明知事推出强硬的房产政策,并放话称“没有能够赢过政府的市场”,这是因为他太无知吗?

“完全不是。他应该是故意这么说的,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大家可能会忍不住想,政治人怎么都这样行事?但这就是我国的政治文化。明知道自己说的话不对,为了把话题扭转到对自己有利的方向,为了凝聚自己的支持者、击退对方的支持者,就会使用这种政治手段。他不是无知,而是太聪明了(负面意思),就像不仅不对可能因为财政枯竭而导致政策无以为继的国民年金制度进行改革,反而以国民意愿为名,大张旗鼓推行民粹主义的文在寅总统一样。”

中央日报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