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韩美日合作,“韩日辅导员”拜登再上线
상태바
修复韩美日合作,“韩日辅导员”拜登再上线
  • 朴炫柱 记者
  • 上传 2021.05.13 15: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美日合作
韩美日合作

 “我就像是帮助双方弥合裂痕的婚姻咨询师一样”。

这是美国总统拜登在2016年8月担任副总统时期接受美国《大西洋月刊》采访时所说的话。他这句话说的是韩国和日本,指自己帮助两国恢复关系、引导双方在2015年达成12·28慰安妇协议的事。

五年多之后的今天,成为美国总统的他需要再次发挥“婚姻咨询师”的作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下,拜登总统先是在今年4月与日本首相菅义伟举行上任后的第一次面对面领导人会谈,接着又要于5月21日在华盛顿和文在寅总统会面。但相比之下,“婚姻咨询第二季”的难度显然更高,因为韩日这对“夫妻”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还发生中国“第三者插足”的情况,问题更加复杂。

美国已经开始为此进行预热。上月先后举行韩美日安全顾问会议(4月2日)和三国参谋中联席会议主席会议(4月29日),三国外交部长也在5月5日举行,这些都是美国为增加三国接触面而安排的活动。此外,韩美日三国情报部门部长5月12日进行秘密接触,三国国防部长也有可能会在下月4~5日举行的亚洲安全峰会(香格里拉对话)期间见面。

然而,在如此频繁的接触之下,韩日关系仍然没有改善的迹象,三国合作的火焰也迟迟无法顺利点燃。日本甚至有说法称,“在文在寅政府期间改善韩日关系已经没有可能”。为什么会这样呢?

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寻求三国合作,主要是为了应对朝核威胁。奥巴马总统2014年3月在荷兰海牙说服坚持不解决慰安妇问题就不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面的朴槿惠总统同意举行韩美日三国领导人会议,也是用了应对朝核威胁的名义。同时,美国鼓励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表现出不一样的态度。

以此为机会,韩日开始进行局长级接触,并最终在2015年达成慰安妇协议。当时韩日都由保守政党执政,也是一大影响因素。2016年朝鲜进行核试验并试射远程导弹,展开高强度挑衅,三国进一步围绕对朝施压团结起来。

韩美日情报部长5月12日在东京秘密举行会谈。左起依次为韩国国家情报院长朴智元、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NI)海恩斯和日本内阁情报官泷泽裕昭。
韩美日情报部长5月12日在东京秘密举行会谈。左起依次为韩国国家情报院长朴智元、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NI)海恩斯和日本内阁情报官泷泽裕昭。

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同。三国在对朝政策上存在一定分歧,而且韩日分别是进步和保守政权执政,还各自面临着明年总统选举和今年议会选举的国内政局,存在很大变数。此外,拜登政府寻求的韩美日合作除了将朝鲜作为潜在目标之外,还是为了针对中国的强势崛起。对于在美中之间保持战略模糊性的文在寅政府来说,并没有积极参加韩美日合作的动力。

韩国前任驻日大使申珏秀表示,“以韩美和美日同盟为基础推动韩美日三国合作,是美国对华制约政策的一个支柱,另一个是四国机制(QUAD,美日印澳)”,“解决朝核问题在韩美日合作中的重要性比以往下降,美国可能会寻求在对华政策的大框架之下解决朝鲜问题”。

韩国政府2017年为弥合部署末端高空导弹防御系统(THAAD,萨德)后的韩中矛盾向中国表明“三不”立场,也束缚了韩国的手脚。但是韩国政府公开作出表示,称韩国不考虑追加部署萨德、不参加美国主导的反导(MD)体系、不寻求把韩美日安全合作发展成三国军事同盟。据一位外交消息人士透露,“此后每当韩国谈及强化韩美日合作的必要性,中国都会表示不满,指责韩国不守承诺”。

在这种情况下,5月21日拜登政府上台后的第一次韩美领导人会谈可能将成为修复韩美日三国安全合作的风向标。外交界有人预测,美国可能会明确要求恢复韩美日领导人峰会等首脑级别的协议机制,并要求韩国对过去四年一直处于临时部署状态的萨德基地进行正常化运营作出明确表态。三国在2017年9月后便再未举行过领导人会谈,而6月11日计划在伦敦举行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会议是个机会。

问题在于,韩国模棱两可的态度导致三国安全合作无法顺利开展,而日本不同于韩国,对于通过QUAD和韩美日合作等机制牵制中国的态度非常积极。高丽大学教授南成旭表示,“韩国和日本分道扬镳,这时日本积极走在美国主导的对华压迫战略的最前线,很容易导致韩国作为美国盟友的地位下降,令人担忧”。也就是说,这次领导人会谈上,拜登政府可能会给韩美同盟和美日同盟设定不同级别。

朴炫柱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