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9日 (星期五)
韩政府四年来放任加密货币暴涨几千万韩元,监管空白引发忧虑
상태바
韩政府四年来放任加密货币暴涨几千万韩元,监管空白引发忧虑
  • 安孝成 记者
  • 上传 2021.04.26 11: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面对加密货币束手无策 

加密货币市场俨然已变成了吸钱的“黑洞”。

加密货币市场正在疯狂吸收着投资者和资金。截至今年2月底,韩国国内四大加密货币交易所(Bithumb、Upbit、Korbit、Coinone)的实名认证账户已达250.1769万个。同期投资者预付资金为4.6191万亿韩元,较去年年底增加了2.5倍。与Upbit合作的专业网银“K bank”仅今年第一季度就新开设了180万个账户。在币圈不断传出“一夜暴富”的传说的同时,投资者争相希望能够搭上加密货币这趟最后一个能让自己脱贫致富的末班车,由此导致交易量暴增。本月24日,韩国国内市场单日交易额就达到了28万亿韩元,超过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23日)的交易额(15.6533 万亿韩元),甚至与KOSPI加上科斯达克(KOSDAQ)(13.6727万亿韩元)合计的交易额相抵。今年第一季度四大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交易金额为1486.277万亿韩元。

加密货币市场潜伏的危机正面临一触即发。据比特币交易所Bithumb称,比特币在2018年1月6日上涨至2598.8万韩元,同年12月15日暴跌至358万韩元。今年虽然以3156万韩元开始交易,但到4月14日一度暴涨至8147.7万韩元,4月25日又跌至6030万韩元。

对投资者保护依然是一片空白,在法律、规定和制度上都需要从零做起。由于担心助长加密货币投资过热现象,韩国政府对这一领域一直放任不管,监管水平甚至不如社区的小卖部。当前韩国政府已被逼到既无法承认自己的失职,也不能再继续坐视事态一直发展下去的尴尬处境。

将加密货币市场变成监管死角的正是韩国政府。加密货币的相关法律只有《特殊金融信息法》(特金法)和《所得税法》。特金法是防止洗钱,所得税法是对虚拟资产交易收益征税的内容。而这两项法律都没有涉及投资者的内容。共同民主党议员朴用镇2017年提出了包括引入加密货币交易所许可制度和不公平交易处罚条款等相关法案,但未经过任何讨论就被废除。

因此,从加密货币上市到交易,都是根据交易所自己的判断进行的。业界相关人士表示,“交易所虽然也有自己的验证程序,但没有法律上的规定,很多东西都很难单凭文件进行过滤”。

与此同时,退市的情况也频繁发生。仅去年一年就有230种加密货币上市交易,同时有97种被撤销上市。截至今年2月底,共有46种货币新开交易,10种货币被中断交易。 但是,在一家交易所被废除的加密货币却可以在其他交易所继续进行交易。靠交叉交易抬升加密货币价格后获得大量的差价的手法也频频现身。

“政府连有几家货币交易都不清楚,能否出台改善对策令人怀疑”

虽然每家交易所都有公示制度,但没有相关法律监管规定,等于说上市的加密货币几乎不需要经过任何验证。高丽大学信息保护研究生院特聘教授金炯中(高加密货币研究中心主任)表示,“海外能够通过对加密货币上市时提交的白皮书进行分析来过滤不良货币,而韩国的情况并非如此,很多不良货币上市后捞走了巨额资金”。政府对于泛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实际情况也未能做到了若指掌。4月22日,韩金融委员长殷成洙表示,“全国200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如果不进行注册登记将全部关闭”。根据今年3月开始实施的《特殊金融信息法》,到9月24日为止,虚拟货币交易所如果不具备实名认证、存取款账户等条件,不能排除大量取消牌照的可能性。

殷成洙委员长提到的200家交易所的数字也是根据民间咨询机构等的推算得出的。金融部门相关人士表示,“由于之前没有法律依据,再加上虚拟货币交易所开、停业频繁,无法掌握准确的数据。”

东国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朴成俊(音)批评说,“连正式统计都没有,怎么可能拿出有针对性的制度改善方案呢?”韩国的加密货币价格比其他国家更高,甚至被成为“泡菜溢价”,不少人通过套利交易(非法外汇交易)导致了数百亿韩元资金外流,但金融当局却束手无策。据国民之力成一钟议员办公室从金融监督院收到的资料显示,本月1日至13日,从五大商业银行(KB国民、新韩、友利、韩亚、农协)汇往中国的金额为9759.7万美元(约1090亿韩元)。这超过了去年月均向中国汇款额(929万美元)的10倍。 相反,同期向中国以外的国家的汇款为1亿5428万美元,反而减少了43%。

安孝成 记者
译 | 英豪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