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6日 (星期五)
苏伊士运河“添堵”之后:每天货物滞留损失达100亿美元
상태바
苏伊士运河“添堵”之后:每天货物滞留损失达100亿美元
  • 蔡仁泽 国际外交安全 记者 金英柱(音) 李丞浩 李珉廷(音) 记者
  • 上传 2021.03.29 10:5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超大型集装箱船“长赐号”(见下方照片)在经过苏伊士运河时搁浅,导致国际物流严重堵塞,图为3月27日卫星照片中显示的等待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密密麻麻的货运船舶。【美联社、路透社=韩联社】
超大型集装箱船“长赐号”(见下方照片)在经过苏伊士运河时搁浅,导致国际物流严重堵塞,图为3月27日卫星照片中显示的等待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密密麻麻的货运船舶。【美联社、路透社=韩联社】

3月23日,台湾长荣海运公司承租的22万吨级超大型集装箱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在被誉为国际贸易大动脉的苏伊士运河搁浅,令人想起了“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等国际政治专用术语。苏伊士运河开通于152年前的1869年11月17日,现在全长193.3千米,因为把欧亚航线缩短了9650千米,给国际物流运输带来了重大革命。英国和法国在苏伊士这个地缘政治要塞开通苏伊士运河后,一直占有运河至1956年,利用这条连通地中海和亚洲的运河将棉纺品运送到亚洲,同时将缅甸生产的大米和越南生产的咖啡等产品运送到欧洲。

但这次塞船事故发生后,各种大大小小的货轮只能像152年前一样绕道非洲南部的好望角。分析认为,这不仅会搅乱欧洲和亚洲之间的“咖啡与汽车物流”,对亚洲的优势产品制造业也将造成直接打击,如家电等。

还有分析认为,贸易航道出现“动脉硬化”将导致全球经济恢复速度变缓,加剧由美国引发的通货膨胀风险。

152年的欧亚航道堵塞,每艘货轮多花费3亿韩元绕道好望角

在经过埃及苏伊士运河时搁浅的超大集装箱货船“长赐号”。【欧新社=韩联社】
在经过埃及苏伊士运河时搁浅的超大集装箱货船“长赐号”。【欧新社=韩联社】

由于苏伊士运河位于连接地中海和红海的要塞,其地缘价值自然也更加受到全球各强国的关注。预计美国、欧盟(EU)、中国、俄国等在大中东地区的角逐将会更加激烈。
 
目前的问题是,占世界贸易总量12%的苏伊士运河可能会长期陷入堵塞。据《金融时报》(FT)3月27日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的局长奥萨马·拉比表示,“如果几天内不能让货轮重新漂浮起来,将考虑使用第三套方案,将货轮上装载的数千个集装箱船卸下”。海运和货船专家预测,此举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运河堵塞给全球经济造成的损失正不断扩大。彭博社表示,截至3月27日,已经共有429艘货轮被堵在苏伊士运河等待通过,是23日事故发生当天滞留货轮数量(约100艘)的四倍以上。《华尔街日报》(WSJ)报道称,截至3月26日,等待通过运河的237艘货轮上装载着大约120亿美元的货物。CNBC电视台引用海运信息公司“劳埃德船级社”的数据报道称,海运航道堵塞给国际贸易造成的损失约每小时4亿美元,每天的损失规模约达100亿美元。
  
一些不愿等待的海运公司已经掉转亚欧贸易货轮的船头,绕开苏伊士运河,选择经过非洲好望角绕行。这是1967年因为埃及与以色列六日战争关闭的苏伊士运河在1975年6月重新开通后,亚欧航线的货轮时隔46年再次绕道好望角。韩国国内集装箱船公司HMM的相关人士说,“绕道好望角的航程将增加9650千米,耗时也要长出约一周时间”。如果是大型货轮,绕行好望角仅燃料费用就需要增加30多万美元。而且,《华盛顿邮报》(WP)指出,“(临近索马里的)非洲东北部海域长期有海盗出没,西非海域向来被视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海路”。

3月27日堵塞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货轮的卫星照片。3月29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开始在涨潮时对货轮进行牵引作业。这艘货轮3月23日在运河搁浅,对国际物流造成了重大影响。【美联社=韩联社】
3月27日堵塞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货轮的卫星照片。3月29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开始在涨潮时对货轮进行牵引作业。这艘货轮3月23日在运河搁浅,对国际物流造成了重大影响。【美联社=韩联社】

有预测认为,物流堵塞将会加重全球的通货膨胀。彭博社指出,“集装箱船和货轮短缺已经导致国际货运出现问题,此时出现货轮堵塞事故”,“其影响将超过欧洲范围,扩大到全世界”。标准普尔(S&P)的首席贸易分析师克里斯·罗杰斯对彭博社表示,“货运时间延长导致运输成本上升,通货膨胀的压力也会随之升高”,“短期内出现消费材料库存的可能性也大幅上升”。《华尔街日报》分析称,“在美国经济可能迎来30年来最高速增长的情况下,苏伊士运河出现塞船事故”,“伴随着人们的消费信心回升,产品价格可能会出现暴涨”。预测认为,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速有望达到6~7%,超越中国。
 
以能源为中心,原材料价格也可能会水涨船高。苏伊士运河是海上原油运输的主干道,因此这次塞船事故很可能会导致国际油价上涨。原油信息企业K Fuller表示,去年全球日均约3920万桶原油通过海上运输,其中1740万桶需要经过苏伊士运河。国际油价已经开始上涨。3月27日西部德克萨斯原油(WTI)、布伦特原油、迪拜原油集体上涨超4%,每桶价格超过60美元。但根据韩国贸易协会的资料,韩国进口的原油大多来自不需要经过苏伊士运河的中东和美国,原油供应暂时不会受到影响。经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英国产(0.3%)和挪威产(0.1%)原油在韩国进口原油中所占比例较低。但如果苏伊士运河为长时间堵塞导致滞留或绕道南非好望角的货轮增多,全球海运的运载量将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对油价形成压力。

挖掘机正在为搁浅的长赐号货轮疏通苏伊士运河。【美联社=韩联社】
挖掘机正在为搁浅的长赐号货轮疏通苏伊士运河。【美联社=韩联社】

物流堵塞问题预计很难在短日内得到解决。世界第二大海运公司MSC表示,“即便运河航道重新疏通,短期内通过运河也将非常困难”。因为当前受堵船只众多,而且在港口装卸的产品量大,物流处理可能会非常迟缓。事故发生后,反映全球集装箱船运价的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的欧洲航线运价在3月26日已经涨到3742美元每TEU(约合420万韩元),比一周前上涨77美元。去年SCFI欧洲航线的平均运价为1204美元。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货物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量的12%左右,而从地中海驶往红海的货船中,60%左右都是发往韩国、日本和中国等东亚地区的货物。报道称,过去五年通过苏伊士运河运到东亚的货物增加了近一倍。

对于韩国、日本、中国等东亚工业国家来说,苏伊士运河是通往欧洲的核心海上通道。根据韩国关税厅的数据,2020年韩国出口贸易总额5125亿美元、进口贸易总额4676亿美元,欧盟(EU)在其中所占比例分别达9.34%和11.87%。通过海运经苏伊士运河贸易的产品大多是汽车、汽车零部件、机械、石油工业、钢铁等产品。因此,苏伊士运河长期堵塞,将对欧洲和亚洲造成重大地缘政治打击。

◆ 货船上的动物或被饿死 

据英国《卫报》3月28日报道,堵塞在苏伊士运河的货轮中,有20多艘货轮上装载着数千只活体动物,它们或将面临被饿死的危险。推测这些动物大多是从欧洲运输到中东的家畜。一位相关人士透露,货轮上大约装有9.2万只家畜,但船上却没有足够的饲料和水。埃及农林部3月28日表示,“运河迟迟得不到疏通,货轮上装载的家畜处境堪忧”,“将派兽医等专业人员前往查看家畜情况,为其提供饲料”。

蔡仁泽 国际外交安全 记者 金英柱(音) 李丞浩 李珉廷(音)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