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6日 (星期五)
【社论】是什么让朴元淳性骚扰受害者决定亲自出面发声?
상태바
【社论】是什么让朴元淳性骚扰受害者决定亲自出面发声?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3.18 14:5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3月17日,前首尔市长朴元淳性侵事件的受害人在首尔某酒店举行记者会,表示“他的威严让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还是有很多不愿承认他犯了错的人们不断地折磨着我”。受害人拒绝拍照,由出席记者会的其他人员代为朗读了发言稿。【摄影共同记者团】
3月17日,前首尔市长朴元淳性侵事件的受害人在首尔某酒店举行记者会,表示“他的威严让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还是有很多不愿承认他犯了错的人们不断地折磨着我”。受害人拒绝拍照,由出席记者会的其他人员代为朗读了发言稿。【摄影共同记者团】

3月17日上午,首尔中区明洞某酒店举行“首尔市长利用职务权威性侵事件受害者有话要说”记者会。当日受害者亲自出席记者会并进行了发言,但现场禁止拍照和录音。摄影共同记者团
 
已故首尔市长朴元淳性侵事件的受害者昨日举行记者会,在现场不拍摄、不录音的条件下亲自现身并吐露心声,而此前其一直只通过律师团和声明来间接表明自己的立场。她就即将举行的首尔市长补缺选举指出“举行这场选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被淡忘了”,表达出窒息、无力和害怕的心情。她说道,“对方(朴元淳前市长)的极端选择扭转了加害人和受害人的地位,对死者声势浩大的追悼活动,令我感到自己毫无立足之地。而且不断有人扭曲我受到伤害的事实,对我进行指责,给我造成二次伤害”,“ 他的威严让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还是有很多不愿承认他犯了错的人们不断地折磨着我;他的威严让那些只相信自己代表正义的人们把残忍折磨我当成守护自己信念的手段”,陈述出一个人们难以否认的事实。

执政党阵营可能会有人对受害者在首尔市长补缺选举20多天前进行公开发言的做法进行批判。但在此之前,他们还是应该先自己想一想,把加害者包装成受害者,并把受害者指责为加害者的难道不正是他们自己吗?

这场补缺选举明明是由朴元淳前市长的错误引起,但曾是共同民主党候补竞选人的禹相虎议员却称“朴元淳是我的人生榜样和同志”。朴映宣竞选人虽然向受害者“表示真诚道歉”,其选举阵营担任重要职务的却不乏把受害人定义为“自称受害者”的南仁顺、陈善美、高旼廷议员之流,还不顾受害人本身希望南仁顺辞去议员职务的诉求,反而把要求将这些人排除在竞选团队之外的在野党候选人称为“男性候选人的家长制作风”。受害者表示,“他们给我造成了几乎不可能恢复的伤害和社会损失,必须对此承担起政治上的责任”。

还有小部分亲执政党的支持者发表不堪入耳的辱骂言论。亲执政党倾向的YouTube主播和媒体不断为主张“事件本身被夸大”的书籍宣传造势。我们必须认识到,在性犯罪事件中,任何令受害者感到不快和不安的行为都可以视为二次伤害。为了政党利益对受害者进行二次伤害的行为决不能够再次发生。

事实上,民主党直到事件发生半年后,在国家人权委员会认定相关行为“属于性骚扰”之后,才在今年1月向受害人进行道歉。党代表当时承诺“将尽最大努力避免对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使其尽快恢复日常生活”,但这些都只是空话。标榜“女性人权、弱者、受害者中心”的民主党究竟在哪里呢。

中央日报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