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1日 (周日)
韩总统释放改善韩日关系信号,“愿为东京奥运会成功举行加强合作”
상태바
韩总统释放改善韩日关系信号,“愿为东京奥运会成功举行加强合作”
  • 车世贤(音) 国际外交安全编辑, 柳智惠 郑轸友 记者
  • 上传 2021.03.02 11:2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总统文在寅
韩国总统文在寅

一个国家领导人发表讲话时措辞应大气且留有余地,在关乎国家利益或局势不断变化的时候尤其应该如此。狭隘且不留余地的措辞可能在短期内有利于选举或者“清算积弊”等国内政治,但长远来看可能有害于国家利益,而且局势变化时还会自缚手脚,缩小的选择余地会增加治国理政的难度。

3月1日,文在寅总统在任期内实际上最后一次3·1节致辞(2022年总统选举定于3·1节之后的 3月9日)中表示,“我们面临的唯一阻碍是没能把历史问题和未来问题区分开来,给未来发展造成了困难”。

他强调,“我们不能因过去历史裹足不前,而应该在解决历史问题的同时要更加努力地谋求未来发展”。这番话足够宽厚大气,留有余地。

但文总统在四年来累积下来的言辞仍然遗患无穷。本届政府斥责称朴槿惠政府时期外交部对大法院的日企强征劳工索赔判决表示担忧无异于在进行“审判交易”;针对大法院改变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定法律效力的做法表示,“尊重司法部的判断”。

关于慰安妇受害者的赔偿问题,文总统曾表示,“日本政府作为加害者,无权宣布问题已经彻底得到解决”(2018年3·1节致辞),“我们不会再次输给日本”(2019年8月),“韩国政府将不断寻找解决方案,直到慰安妇奶奶们认为‘可以了’为止”等,并强调受害者中心主义。这些来自青瓦台的仇恨煽动导致问题愈加激化。然而,青瓦台从去年年末开始突然改变态度,对日本释放出和解信号。

在今年1月的新年记者会上文总统表示,“慰安妇判决令人为难,变卖强征劳动的日企资产不太合适”。在3·1节致辞中,文总统进一步表示,“韩日合作有助于加强韩美日三国合作,韩国愿意随时与日本展开对话”,并强调,“今年(7月)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可以为韩日、韩朝、朝日和朝美对话创造有利机会”。不少专家分析认为,文总统突然改变对日外交的态度,主要是受到美国拜登政府上台的影响。

文总统:韩日合作有助于加强韩美日三国合作

图为3月1日上午,文在寅总统与夫人金正淑女士一起在首尔钟路区塔谷公园出席3·1节102周年纪念仪式,两人在和众人一起三呼万岁后,正在摇动手中的太极国旗。【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图为3月1日上午,文在寅总统与夫人金正淑女士一起在首尔钟路区塔谷公园出席3·1节102周年纪念仪式,两人在和众人一起三呼万岁后,正在摇动手中的太极国旗。【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也就是说,为迎合拜登从外交上对战略竞争对手中国施压的政策方向,文总统表达意愿主动改变韩日关系、加强韩美日三国合作,以此寻求在自己任期的最后一年尽快促成朝美重启对话、在改善韩朝关系上取得进展。

然而,可能是受到过去四年各种狭隘表态的影响,文总统虽然在这次致辞中充分表达了愿意与日本和解与合作的态度,却没有提出具体的行动方案。

韩国东亚研究院长孙烈(音)表示,“将焦点从历史问题转移到未来问题上,这一态度与去年相比发生了明显变化,但并没有具体谈到解决过去问题的方法”。

首尔国际研究生院教授朴喆熙表示,“韩国政府曾经以违反受害者中心主义为理由,实际上撕毁韩日慰安妇协议,很难在受害者中心主义原则和尊重日方的立场之间找到折中的解决方案”。

一位外交消息人士透露,“(关于强征劳工问题)韩国政府从去年年末开始,已经陆续向日本提出4-5种解决方案,但都在要求日本企业首先作出赔偿,然后再由韩国负责补偿”,“这些都是日本难以接受的解决方案,在这次纪念致辞中,也没有提出更好的办法”。

文总统在当日发表的纪念致辞中也再次谈到,“加害者可以忘却过去,受害者却无法忘记历史”,“韩国政府始终立足于受害者中心主义的原则,将继续寻找富有智慧的解决方案”。

此外,文总统还在2019年的3·1节致辞中谈到提岩里屠杀,在去年的致辞中谈到凤梧洞战役,并在今年致辞中指责,“日本殖民政府曾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盛行时未能在传染病的侵袭中保护(朝鲜)百姓”。

这一做法明显与“发展两国面向未来的合作关系”相背离,被质疑在4月份补缺选举之前有意通过这种做法煽动国内的反日情绪。

日本的反应也非常冷淡。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现在的韩日关系因为强征劳动索赔诉讼和慰安妇问题面临着很大困难”,“最重要的是,韩国应当为此负责,采取具体措施解决好两国之间的问题”,“我们将继续关注韩国方面提出的具体解决方案”。

日本共同社在快讯报道文总统纪念致辞时评论称,“虽然文总统强调了区别对待历史和合作问题、表达增进韩日合作的意愿,但并未对日本提出具体要求,也没有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韩国前驻日大使申珏秀也表示,“在释放和解信号的同时,还应该伴随着具体行动,这样才能如我们所愿,扭转两国关系的方向”,“就拿慰安妇受害者赔偿判决来说,若想向日本释放出不会变卖日方资产的信号,我们首先要在国内积极与受害者接触等做好事前工作,作出相关努力”。

车世贤(音) 国际外交安全编辑, 柳智惠 郑轸友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