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1日 (周日)
抗疫补贴撒钱无度韩执政党最终开口提“增税”
상태바
抗疫补贴撒钱无度韩执政党最终开口提“增税”
  • 孙海容·吴炫锡(音) 记者
  • 上传 2021.02.25 11: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正在面临无法同时实现高福利、低债务、少纳税三个目标的“财政三难困境”。面对大幅上涨的国家债务,韩国执政党提议“增税”的声音越来越大。

2月24日,据韩国企划财政部和共同民主党消息,民主党五选重量级议员李相珉计划发起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下临时针对高收入阶层和大企业提高个人所得税和法人税税率的法案。李议员表示,“近期国家用于新冠疫情损失补偿的预算全部来自于发行国债,持续发行国债的做法会给下一代造成巨大的债务负担,这种做法不可取也有失道德”。

2月23日,在泛执政党联合研究组织“基本收入研究论坛”召开的讨论会上,也有人提出增税的主张。在会上发言的嘉泉大学教授刘钟成(音)表示,“仅凭针对富人增税不足以提高基本收入水平,需要普遍增税”,并提议新设立“基本所得税”税目,对所有类型的收入按照5%的税率进行预扣征收。此外,还有人提议“目前韩国的福利水平只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一半,应通过增税提高福利水平”(京畿道知事李在明),“把税负率提高到OECD的水平,大手笔地制定补贴政策,然后通过大手笔收税恢复国家财政,才是正解”(国会企划财政委员长尹厚德),“可以把附加税税率上调1-2%,作为损失赔偿基金”(民主党议员李元旭)等,在最近一个月内,执政党先后提出了多种不同的增税方案。民主党代表李洛渊提议,可以从阻力较小的税收优惠政策下手,缩小税收特别优惠。

明年迎总统大选不宜立刻增税,专家:“政府应注重节流,调整开支”

这种做法虽然没有直接增税,但会导致税收优惠减少,被视为“变相增税”。执政党之所以有此念头,是因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在防疫和福利问题上的支出大幅增加,却没有合适的方法填补国家财政的巨大空洞。韩国财政学会、K-政策平台等机构的经济学家纷纷将这一情况叫做“财政的三难困境”。

中央大学经济学教授柳德贤(音)表示,“高福利水平、低国家债务和轻纳税负担,这三个目标不可能同时实现, 要想实现两个目标,那只能牺牲其中一个”。柳教授举例表示,“就拿典型的高福利国家瑞典来说,该国国家债务比例虽低,但税负率却很高”,“日本也是高福利国家,但日本的税负率较低,国家债务比例却很高”。也就是说,关于近期在政界成为热门话题的基本所得税和新福利制度,若想提高国家福利水平,韩国必须在增加国家债务和增加税率之间选择其一。

但是在现实中,韩国可以选的只有增税这一条道路。因为本届政府上台后的韩国的国家债务规模已经如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大。政府发放第四次救灾补贴并且在4月份选举后立法对个体户进行损失补偿后,韩国今年的国家债务规模将会超过1000万亿韩元,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0%以上。在无法继续增加国家债务的情况下,政府只能通过增税来保障财政来源。

不过,眼下韩国政府很难直接提出增税的话题。因为4月份补缺选举在即,再加上明年的总统选举,考虑到国民对增税的阻力和可能导致的民心背离等后果,增税在短期内很难提上日程,还需要征求广泛的社会共识。因此,韩国执政党也有人认为“增税为其尚早”。但李知事认为,“有困难就要说出来”,“如果担心选票流失而刻意回避增税,只会失去更多国民的信任”。

专家认为,需要立足长远,引导人们讨论增税问题。对于执政党提出的增税论调,有专家认为,执政党没有一味关注增税,而是开始聚焦于“如何增加税收来源”,这一思路值得肯定。

曾任韩国税收财政研究院长和统计厅长的延世大学客座教授朴炯秀表示,“即便是保持现行福利制度不变,随着人口老龄化,福利支出也会大幅增加”,“从长期来看,我们无法回避划大幅增税政策”,“不过,政府首先需要调整财政支持结构,保证把政府预算都用在刀刃上”。

孙海容·吴炫锡(音)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