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2日 (星期一)
新冠垃圾次生灾害正式显现:高考书桌隔板难回收,口罩400年才能分解
상태바
新冠垃圾次生灾害正式显现:高考书桌隔板难回收,口罩400年才能分解
  • 魏文姬 · 崔然守 · 郑喜允 · 咸民贞 记者
  • 上传 2021.02.03 10: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去年年底距离韩国高考仅剩一周的11月26日,在釜山南区盆浦高中教室中,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学生课桌上安装半透明聚丙烯(PP)板。【照片来源:NEWSIS】
图为去年年底距离韩国高考仅剩一周的11月26日,在釜山南区盆浦高中教室中,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学生课桌上安装半透明聚丙烯(PP)板。【照片来源:NEWSIS】

“最终都要扔掉”。

去年韩国高考期间用来防止新冠肺炎病毒传播的“聚丙烯(PP)板”能否回收利用呢?首尔钟路区A高中的某相关人士对此作了答复。他说,“我们原打算把聚丙烯板从书桌上拆下来重复使用,但不料一拆全裂了”,“最后只好叫来相关专业处理人员全部作废弃处理”。

疫情下能够举行高考,聚丙烯(PP)板可谓功不可没。当时韩国教育部斥资80亿韩元为高考考场的书桌安装这种隔板,总安装重量570吨,总面积约13.5万平方米、相当于18个足球场(国际标准球场7140平方米)。对于人们担心聚丙烯(PP)板可能造成环境污染的问题,韩政府当时表示“可以循环使用”。

然而,安装在A高中的380多个高考考场的隔板现在都成为废弃垃圾,仅这一家学校废弃的隔板价值就达600万韩元。学校相关人士表示,“高考过后,学校还要举行托业考试,因此需要清理书桌,这样只能拆除隔板”,“由于这些隔板都是粘在书桌上的,无法轻易拆除,最后只能叫来垃圾处理公司当作普通垃圾处理了”

“新冠垃圾”增加了多少?图表=车俊洪 记者
“新冠垃圾”增加了多少?图表=车俊洪 记者

防疫卫生用品最终都变成了“新型垃圾”,包括高考考场和餐厅为防止飞沫传播安装的塑料隔板、楼房电梯上安装的抗菌膜、疫情时代必不可少的口罩等等。在禁止人群聚集和限制人员活动等措施影响下,餐饮外卖包装盒和餐饮垃圾也成为典型的“新冠垃圾”。

据韩国环境部的数据显示,去年韩国的餐饮外卖总量比2019年增加76.8%,快递增加20.2%,塑料废弃物增加13.7%,2020年上半年产生的生活垃圾总量增加11.2%,日均垃圾产生量达5439吨。

去年韩国生产的口罩面积可覆盖17个汝矣岛

新冠肺炎疫情再次扩散,2.5级防疫机制延长,外卖、打包等无接触消费日渐增加导致塑料餐盒等一次性容器的使用量激增。图为在京畿道龙仁市某垃圾回收中心堆满了压缩后的垃圾。【照片来源:NEWS1】
新冠肺炎疫情再次扩散,2.5级防疫机制延长,外卖、打包等无接触消费日渐增加导致塑料餐盒等一次性容器的使用量激增。图为在京畿道龙仁市某垃圾回收中心堆满了压缩后的垃圾。【照片来源:NEWS1】

“新冠垃圾”无法仅仅通过掩埋或者焚烧处理解决。塑料餐盒掩埋500年后也不会分解,制作口罩需要的熔喷布和无纺布的材料也是聚丙烯(PP),而这种口罩需要400多年才能分解。

韩国食药处表示,2020年韩国口罩产量为16.7463亿个,按照成人口罩的尺寸计算(20厘米 x 15厘米=300平方厘米),总面积约等于汝矣岛(2.9平方千米)的17倍。而据推算,去年韩国国内的口罩使用量事实上远高于这个数字。记者向环境部询问去年韩国的口罩具体使用量时得到的答复是,由于废弃口罩是算作医疗废物一起处理,因此“没有相关的具体统计”。

韩国生产了多少口罩和隔板?图表=车俊洪 记者
韩国生产了多少口罩和隔板?图表=车俊洪 记者

有人指出,废弃口罩在焚烧过程中容易产生二恶英等有害物质。如果把口罩直接按照普通垃圾丢弃后又不完全焚烧处理,最终这些废弃口罩可能会流入大海。香港海洋环保组织“Oceans Asia”推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去年大约有15.6亿个一次性废弃口罩流入海洋,这些口罩将在海洋中被分解成塑料颗粒,对海洋动物和海洋生态造成负面影响。口罩挂绳也会对海洋生物造成有害影响的消息传出后,还有人掀起了剪掉挂绳再丢弃口罩的运动。上班族李秀珍(音 ,28岁)表示,“我在网上看到了海鸥的脚被废弃口罩缠住的照片”,“之后在丢弃口罩时都会把挂绳剪断后扔进普通生活垃圾袋进行丢弃”。

图为1月29日,从首尔、京畿、仁川地区学校收回的5000多张高考隔板堆积在一起。当日收回的隔板在拆除外表的塑料膜后,经过粉碎处理,可重新用作聚丙烯材料。崔然守 记者
图为1月29日,从首尔、京畿、仁川地区学校收回的5000多张高考隔板堆积在一起。当日收回的隔板在拆除外表的塑料膜后,经过粉碎处理,可重新用作聚丙烯材料。崔然守 记者

号称可以重复使用的高考隔板现实中却连回收后循环再利用都几乎难以实现。有人指出,这是因为在生产隔板的过程中存在问题。专家们指出,高考隔板镀有半透明膜层,因为这个膜导致隔板无法回收使用。教育部把隔板做成半透明是为防止考试作弊、方便监考,但却没有想到这种隔板不能重复使用或者回收利用。

若要对隔板进行重复使用,相关回收商需要投入两倍的人力将隔板上覆盖的塑料膜拆除后再对聚丙烯(PP)板进行粉碎处理。当时环境组织就提出过成本和费用问题,但政府表示“以重复使用为方针”进行搪塞。

当时韩国环境部决定对50万个隔板中的10万个进行回收使用,称“教育部将负责剩余40万个隔板的重复使用问题,对有意重复使用的学校进行管理。剩余没有被重复使用的隔板将再由环境部回收再利用”。然而,重复使用面临的拆装时不能破损的问题和回收再利用时需要揭掉镀膜的问题,当时都无人关注。

填埋用地减少、垃圾处理成本上升

图为1月20日下午4点45分,距离下班时间还有1小时零15分钟,垃圾处理公司又从安阳市多层住宅小区拉回了成堆的塑料垃圾。【郑喜允 记者】
图为1月20日下午4点45分,距离下班时间还有1小时零15分钟,垃圾处理公司又从安阳市多层住宅小区拉回了成堆的塑料垃圾。【郑喜允 记者】

新冠垃圾对垃圾回收企业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油价下滑导致塑料垃圾回收的利润下降,但随着垃圾填埋用地不断减少、垃圾增加速度变快,处理成本却在不断上升。

专家们一致认为,现在是时候考虑如何从根本上处理“新冠垃圾”了。资源循环社会联盟的金美华(音)理事长表示,“政府应通过税务优惠等政策鼓励企业使用可回收利用材料生产产品容器”。她表示,“如果缺少沟通,高考隔板之类的悲剧就会不断重演”。

魏文姬 · 崔然守 · 郑喜允 · 咸民贞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