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4日 (周四)
前外务部长韩升洲呛声文在寅外交是“三无外交”:跟特朗普没区别
상태바
前外务部长韩升洲呛声文在寅外交是“三无外交”:跟特朗普没区别
  • 全秀真 记者
  • 上传 2021.01.29 17: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前外务部长韩升洲1月27日在峨山政策研究院接收《中央日报》采访。韩前部长现任高丽大学名誉教授和峨山政策研究院理事长。【金景禄(音) 记者】
韩国前外务部长韩升洲1月27日在峨山政策研究院接收《中央日报》采访。韩前部长现任高丽大学名誉教授和峨山政策研究院理事长。【金景禄(音) 记者】

“韩国到底有没有外交?”

这是韩国前外务部部长(现外交部)韩升洲(81岁)对当前的韩国提出疑问。 这也是他身为韩国外交元老,亲自为自己1月28日出版的新书选取的书名。1月27日在接收《中央日报》采访时,韩升洲前部长表示,“现在韩国的外交很像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三无外交’”, “我写这本书就是为了解释韩国外交表现不力的问题,设法找到解决办法”,“这本书可能是我人生最后一部著作,我怀着那种心态写下了这本书”。

韩升洲前部长所借用的“三无外交”一词来自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019年1月28日在《纽约时报》(NYT)上发布的文章。布林肯当时在文中批评道,“特朗普的外交是无人才、无程序、无策略”。韩前部长指出,“韩国正是如此”,“韩国外交也同样是无人才、无程序、无策略,而只有‘任人唯亲’,所以叫‘三无一有’的外交”。他指出,“如果真正为国家利益着想,在外交上就应该放眼未来做出长远计划。而韩国在外交事务上总是感情用事,或把(国内)政治放在第一位,根本不会考虑到下一步”,“在我看来,韩国政府把改善韩朝关系这个目标放在第一位,所以在其他重要决策上缺乏战略思考”。

韩前部长表示,文在寅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月27日进行通话,也令人颇感遗憾。因为文总统在与盟友美国的新任总统拜登通电话之前,先与当前正和美国紧张对立的中国领导人进行通话,很容易给人传递出错误的信号。他表示,“外交事务非常重视象征性的意义,我们不禁要问为何非要现在与(习主席)通电话”,“如果是懂得常规、具有判断力的政府,应该不会这么做”。他表示,“这一举可能出于欠考虑、别无意义,但如果其中具有意图,那这会是更大的问题”。

图为2013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访华,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路透社=韩联社
图为2013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访华,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路透社=韩联社

韩前部长不仅对本届政府进行批评,对于往届政府,比如李明博前总统在任期末期突访独岛、将日本政府道歉设为日本天皇访韩的前提条件等做法,也毫不掩饰地提出了批评。

以下是一问一答。


您对拜登时代韩美关系的战略有何建议?

“特朗普前总统没有认识到韩美同盟从一开始就是两国出自共同需要而缔结的同盟,但拜登政府不一样。在拜登政府,从国务卿布林肯到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他们都对韩国非常了解,也在处理韩半岛问题上具有丰富的经验。这对韩美关系发展,是一个很好的机遇。不过,如果韩国侧重于发展韩朝关系,而忽视韩美关系,这有可能会导致韩美关系疏远。现任政府的任期即将结束,难免会急于求成,这一点可以理解。但韩国政府应该认识到,如果不加掩饰地表露出焦躁情绪,将会引起很多问题,应该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格言铭记于心。”

图为2019年6月30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板门店握手。文在寅总统在一旁观看。【韩联社】
图为2019年6月30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板门店握手。文在寅总统在一旁观看。【韩联社】

您对即将担任新一任外交部长的前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有何建议?

 “当我担任外务部长时,他曾在外交部担任局长,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渊博的学识,期待他能够为本届政府的最后任期画上圆满的句号。虽然他此前在外交部主要负责的领域侧重于商贸,但因为他拥有丰富的经验,希望以后会有更多变化”。

 

您对康京和外交部长有何评价?

“与其他的政府部门一样,外交部的存在感都会受到青瓦台、尤其是总统赋予多少权限的影响。而且,外交部的存在感也取决于其表现如何。在这个方面,我算是比较幸运的。当时,虽然我没有很多外交领域的工作经验,但金泳三总统给我赋予了很多权限。而康京和部长在这两个方面都处于不利局面。虽然她(英语非常流利)与外国的沟通比较顺畅,但她所处环境却很难有所作为。谁做外交部长,可能结果都会一样。康京和部长很少主动地突出自己的存在感,我想对文在寅总统来说她是个“省油的灯”。

韩升洲前部长的新书封面。【图片来源:Ollim出版社】
韩升洲前部长的新书封面。【图片来源:Ollim出版社】

文总统1月18日在新年记者会上提到,“我们应该从(特朗普前总统时期的)新加坡(朝美)宣言开始重启对话”,对此您怎么看?

“拜登总统应该不会像特朗普前总统一样推动没有实际内容的朝美会谈。如果文总统要求继承新加坡宣言意味着举办特朗普式首脑会谈,那这一提议是毫无可行性的空谈。如果(拜登政府)与朝鲜重启对话,很可能会是以(围绕无核化等议题)实质性工作会谈为主的多边对话”。

图为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2016年访韩时品尝嫩豆腐汤后发布的推特内容。【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图为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2016年访韩时品尝嫩豆腐汤后发布的推特内容。【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您如何看待现任政府提出的“半岛司机论”?

“朝鲜目前在面临疫情大流行、经济困难、国际制裁等三重压力,接下来应该会尽力保持现状。所谓的‘半岛司机论’,从刚开始命名就觉得不太合适。不过,我想强调的是,在未来的韩半岛问题上,外交的作用将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您认为韩日关系能够找到突破口吗?

“在韩日关系中,两国领导人的意志和能力是影响最大的因素。尽管当前韩国总统的任期即将结束,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但日本也因为首相更迭不久,刚刚迈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两国领导人应该从大局出发,跨过影响两国关系的小障碍,取得重大成果。”

韩前部长就自己出版的新书表示,“这是我在长时间不断思考‘什么是外交’之后写下的一本书”,“与其他国家相比,韩国近代外交的历史相对较短。所以质问韩国到底有没有‘外交’,其实感到有些过意不去”。韩前部长的这本书包含从外交的定义到对韩国外交史上危难关头的历时性研究,是一本学术性很强的著作。他表示,“写这本书的宗旨是,希望它能够帮助韩国找到为国家利益着想的实用外交之路”。

全秀真 记者
译 | 宋无忧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