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4日 (周四)
郑爽背后的中国地下代孕产业经济链
상태바
郑爽背后的中国地下代孕产业经济链
  • 朴成训 驻北京记者
  • 上传 2021.01.25 16:0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贴在电线杆上的代孕广告,上有联系方式。【图片来自人民日报海外网截图】
贴在电线杆上的代孕广告,上有联系方式。【图片来自人民日报海外网截图】

代孕的成本

“代孕费支付流程:①着床第一个月B超检查时付4万(680万韩元),②着床第6、7、8个月付5万(850万韩元)……⑥代孕妈妈如果因为不可抗力,不得不进行剖宫产再额外支付2万补偿(340万韩元)……”

1月18日,随着中国流量女明星郑爽(30岁)秘密在美国找人代孕后又弃养的情况曝光后,中国的“地下代孕市场”也逐渐暴露出来。网民们纷纷对她行为进行道德上的谴责,中央政法委甚至直接点名郑爽批判“把女性的子宫当作生育工具……不止损害女性健康、物化剥削女性,更是践踏公民权益、败坏人伦道德”。在中国官方对该事件明确定调后,其他媒体也相继跟进,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管重点刊物《广电时评》 1月20日晚更是在公众号上发文评论称“不会为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正式封杀郑爽。

代孕产业是公开的秘密?

通过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管理的“中国裁判文书网”查出,目前共有415条“代孕”判例。【图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通过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管理的“中国裁判文书网”查出,目前共有415条“代孕”判例。【图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中央日报》记者通过搜索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管理的裁判文书网大致了解了中国代孕产业的现状。在该网站搜索“代孕”可搜出415条判例,说明代孕产业在中国早已是一条公开的秘密。

2017年7月,生活在广州的尹某(46岁)找到了代孕中介“宝如愿”。尹某多次尝试试管婴儿均以失败告终,妻子最终也同意通过代孕生子。虽然代孕费用高,且成功率无法保障,但为了拥有自己的孩子,他们仍然决定一试。此外,代孕公司亮出了“通过胚胎筛查包生男孩”的条件,这也令他们为之心动。在与代孕公司签订的协议上,明确写下了他们需要支付的卵子冷冻费用、移植费用、着床费用等代孕各个阶段所需费用。

广东省广州市二审法院对尹某在孩子出生57天死亡后起诉代孕公司要求赔偿一案作出判决,宣布原告胜诉。【照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广东省广州市二审法院对尹某在孩子出生57天死亡后起诉代孕公司要求赔偿一案作出判决,宣布原告胜诉。【照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第二年3月,他们的胚胎成功着床,最终在签署代孕合同1年零7个月后的2019年1月30日15点42分成功诞生一名男婴。然而,在办理完婴儿出生证明并出院之后,孩子却开始不断生病,虽然再次住院治疗,孩子仍在出生57天后不幸死亡,死亡诊断书上明确写着孩子患有“化脓性脑膜炎”和“败血症”。于是,尹某针对代孕中介提起了诉讼。

一审法庭认为,代孕生子本身就属于非法行为,考虑到双方自愿签署合同,认定代孕中介不负赔偿责任。但二审法庭根据中国合同法规定的比例责任原则判决中介公司承担70%的责任,并将尹某为代孕花费的52.7万元(9000万韩元)明确写入判决书。二审法庭在去年12月作出判决,宣布代孕中介需要返还原告36.8万元(6300万韩元)费用。从这一判决可以看出中国代孕生子的实际成本。而且从判决结果可以看出,即便代孕生子是非法行为,通过诉讼依然可以获得赔偿。

选择代孕的家庭背后

中国国家卫计委发布的资料显示,中国育龄女性的不孕率约达12.5%~15%,平均每8名育龄女性中就有一人受不孕问题的困扰。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约有5000万个不孕家庭,虽然截至2019年中国共有517家医疗机构获得开展试管婴儿手术等辅助生殖技术的治疗许可,但实际成功率不到50%。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至少有2000万女性遭受不孕问题困扰,她们都有可能成为代孕产业的潜在客户。

1月22日,《中央日报》采访了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某代孕中介公司老板,他表示“代孕生子的价格一般在50万人民币(8500万韩元)左右,中国全国一年大约有几千单代孕生意”。【朴成训 中央日报驻北京记者】
1月22日,《中央日报》采访了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某代孕中介公司老板,他表示“代孕生子的价格一般在50万人民币(8500万韩元)左右,中国全国一年大约有几千单代孕生意”。【朴成训 中央日报驻北京记者】

那么,中国境内的代孕产业究竟有多大规模呢?本报以不公开受访人姓名为条件采访了北京某代孕中介企业的老板。对于“代孕产业的规模”这个问题他表示“谁也没有确切的数据”,“不过一般小的代孕公司一年可以做几单生意,大的公司一年可以做几百单生意”,“中国全国一年大概能有几千单吧”。这位老板做代孕中介行业已经近十年。

而据他透露,代孕生子的费用根据“能保证的范围”各自不同,但平均费用大约在50万元(8500万韩元)左右。他表示,“我们专注为普通顾客进行试管婴儿。公立医院都是1对多服务,而我们可以提供1对1服务,顾客满意度很高”。他表示,“如果试管婴儿失败,我们就会建议顾客进行代孕,一般无需说服顾客”,“不过我们会告诉顾客,按照2019年的水平,代孕生子的成功率为90%~92%”。他表示,中国的代孕产业已经拥有从招募代孕妈妈、着床、生育到出生认证、身份登记等稳定的完整产业链,还有不少代孕成功的妈妈主动介绍其他客户。

贴在中国妇产科医院洗手间的代孕广告。【图片来自微博截图】
贴在中国妇产科医院洗手间的代孕广告。【图片来自微博截图】

是谁在替别人生孩子?

而这些代孕妈妈又都是从哪里来的呢?代孕中介老板介绍最近的一个案例说,一个代孕妈妈生活在农村,其丈夫患有尘肺症,两个人养育着两个孩子,并需要赡养四个老人,一大家子住在一起生活。他说,“如果这个女人正常上班工作,一个月只能赚到3500元左右(60万韩元)”,“根本无力承担丈夫的医药费和家庭支出”。一般来说,代孕妈妈的报酬可以达到20万(3400万韩元),相当于每月2万元人民币(340万韩元左右)。

其他国家的情况

世界各国对代孕的法律规定都不一样。在韩、德、法等国家,代孕属于非法,但在美国,一些州允许非商业目的或实在无法怀孕的居民选择代孕生子。代孕问题被曝光后,中国政府将代孕定义为非法行为,并加强了相关监管。对此,代孕中介的老板说,“外人很容易忽视选择代孕生子的人们的实际情况,对代孕产业妄加批判”。也有说法指出,中介收取的费用占到了整个代孕费用的一半。总之,虽然中国政府采取了强有力的取缔措施,代孕产业能否就此被彻底根除,仍然是个未知数。

朴成训 驻北京记者
译 | 桔子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