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韩执政党提百万亿规模补偿案引发的思考:国家应该对商户营业损失做出“补偿”吗?
상태바
韩执政党提百万亿规模补偿案引发的思考:国家应该对商户营业损失做出“补偿”吗?
  • 崔敏祐 政治编辑,曹贤淑 记者
  • 上传 2021.01.22 09:5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务总理丁世均【金敬禄 记者】
韩国务总理丁世均【金敬禄 记者】

国家需要对新冠肺炎疫情下蒙受经济损失的国民做出补偿吗?如果需要,那么应该对哪些人进行何种程度的补偿呢?1月21日,韩国政治圈围绕“损失补偿制度”展开讨论,向韩国社会抛出了这个问题。

带头提出制定“损失补偿制度”的是韩国务总理丁世钧。他在当日召开的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会议上表示,“我们应该向遵守政府防疫措施、营业活动受到限制的人们提供适当的支持,现在是时候考虑从制度上做出相关规定了”,“希望企划财政部等部门能够和国会一起,讨论改进相关的法律制度”。

丁总理前一天接受广播节目采访,也提到了“损失补偿制度”的构想。他表示,“毕竟是政府通过颁布禁止营业等命令限制了人们的经济活动,尽管目的是为了防疫。这与自然灾害不同”,“我们应该为国民打开一条合法获得救济的渠道,这一点我曾多次与总统讨论并达成了共识”。丁总理当日上午还在Facebook上发文写道,“部分国民的财产权因为防疫措施受到了限制,我们有必要根据宪法,对这部分国民做出适当的补偿”,强调了宪法精神。

执政党立刻对此作出回应。共同民主党院内代表金太年在当日的党会上表示,“制定补偿制度,向遵守政府防疫措施未能正常营业的小商户提供制度化支持,是政府和国家的基本职责所在”。

在此之前,政治圈讨论的疫情损失补偿方法主要是“支持性补贴”。关于疫情受灾补贴,人们虽然也围绕普惠补贴(全体国民)和选择性补贴(低收入群体)等补贴范围以及具体的补贴额度产生过争议,但基本思路仍然是把补贴当成一种福利政策,“向蒙受损失者提供帮助”。然而,“补偿”是一个严肃的法律概念,即便是通过法律程序对补偿作出严格规定,仍然带有要求补偿责任人负责的法律意义,具有很大强制性,相当于把国家的自主原则(支持性补贴)变成了一种强制性义务(法律补偿)。

总理办公室相关人士说,“补贴向损失严重的人们倾斜是丁总理的一贯思路。提议制定损失补偿法也是源于这一思路”。丁总理在当日的会议上表示,“没有人能够担保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我们不会再次遇到类似的新型传染病”。

李洛渊提出“利益共享制度”、李在明力推“救灾补贴”,下届总统竞选人争相承诺撒钱

但是,法律必须内容具体且兼顾公平。这也是负责实务工作的企划财政部对相关提议面露难色的原因企划财政部副部长金容范前一天在紧急经济中央对策本部例行记者会上谈到损失补偿制度,表示“几乎没有国家对这一制度进行立法”。企划财政部有人表示,“如果以法律形式而不是国家政策的方式对相关补偿制度作出规定,很容易引发被排除在补偿对象之外的人们发起法律诉讼等副作用”。

据说,丁总理在前一天听到关于金副部长这番发言的报告后一度震怒,表示“难道我们国家是企划财政部的吗”?在接受节目采访时,他似乎有意针对企划财政部,表示“改革中总是会遇到一些人的反对和抵抗”。最终,金副部长在当日出席国会国家经济质询会之前对记者们表示,“将认真探讨(丁总理指示的)制度化方案,与国会进行讨论”,相当于举起了白旗。

在丁总理的积极推动下,个体户损失补偿制度预计将迅速成型落地。人们首先关注的是需要花费多少资金。民主党议员闵炳德办公室计划在1月22日提交一份按照销售额50%(普通行业)至70%(禁止营业行业)进行补偿的法案。如果按照这份法案进行补偿,月均补偿额大约为24.7万亿韩元,限制营业的时间按照四个月计算,政府需要补偿的总额就高达98.8万亿韩元,相当于今年政府预算总额(558万亿韩元)的17.7%,甚至远超国防预算(52.8万亿韩元)。民主党议员姜勋植提交了一份按照最低工资和租金的20%向损失商户进行补偿的法案,每月补偿额为1.237万亿韩元,一年补偿额约为14.844万亿韩元,额度相对较低。但有人对这一方案表示反对,认为“所谓‘补偿’就是‘弥补损失金额’,如果补偿额度过低,立法本身就失去了意义”(前自由韩国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金秉准,音)。

去年韩国国内个体户数量共计657.3万人,占就业总人数(2690.4万人)的24.4%,但个体户的销售额和收入始终不够透明,在计算损失金额和筛选补偿对象时,必然会面临较大困难,也容易引起未获补偿者的反对。

根本问题在于,为蒙受损失者提供国家补偿是否妥当?汉阳大学教授李英(音)表示,“如果政府出面为人们的经济损失提供补偿,会导致人们从事经济活动的动力大大下降”。丁总理是执政党下届总统竞选的热门人选,因此有看法认为,丁总理提出“损失补偿制度”是为了与此前提出利益共享制度的民主党代表李洛渊、提议面向全体国民支付救灾补贴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进行竞争。面对4·7补缺选举和明年的大选,预计政治圈无论朝野都将竞相做出“撒钱”方案。然而,“撒钱”是必须经过慎重讨论的。担任总统学研究所所长的韩国交通大学教授林东郁表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政府确实需要积极介入”,“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对支出的额度和预期效果展开缜密的预测和讨论,如果只从政治视角出发,很容易造成严重的副作用”。

崔敏祐 政治编辑,曹贤淑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