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时代的东亚政策展望(二):朝鲜需承诺宁边+α才可能放宽对朝制裁
상태바
拜登时代的东亚政策展望(二):朝鲜需承诺宁边+α才可能放宽对朝制裁
  • 李哲才 刘智惠 郑振宇 朴贤珠 记者,申庚振 驻北京记者,朴玄英 驻华盛顿记者,李英姬 驻东京记者
  • 上传 2021.01.20 18:4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1月20日(当地时间)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后,文在寅政府将在自己任期的第5年迎来同盟国的新领导人。对于韩国政府一直以来在外交安全政策方面不断推动的议题来说,与拜登政府的政策默契显得尤为重要。《中央日报》针对韩、美、中、日外交安全领域的34位专家进行了深层问卷调查,对拜登政府对于不同议题的战略和立场做出展望。鉴于拜登政府提倡“回归传统”的外交原则,聆听外交安全领域资深专家做出的分析和预测也更加重要。问卷由18个选择题和20个主观题构成,调查从11日至18日进行。

去年11月12日文在寅总统与候任总统拜登首次进行电话通话。【照片来源:韩联社】
去年11月12日文在寅总统与候任总统拜登首次进行电话通话。【照片来源:韩联社】

文在寅总统在1月18日的新年记者会上表示,“在联合国(对朝)制裁的框架下,我们在开展韩朝合作时遇到了很多障碍”。这与他在去年4月27日所说的“我们之所以无法落实板门店宣言,是因为无法跨过国际的制约”一脉相承。总统亲口把对朝制裁比作一种“障碍”和“制约”,体现出韩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对朝制裁的认识。而专家认为,拜登政府在这一问题上与韩国政府的这一认识可能存在较大差距。本报向34位韩、美、中、日专家进行问卷的结果显示,认为“即使朝鲜不采取进一步的无核化措施,拜登政府也会考虑放宽部分制裁,帮助韩朝改善关系”的只有1位专家。

那么,朝鲜需要做出什么样的无核化承诺,拜登政府才会做出回应呢?2019年2月朝美河内首脑会谈无果而终,以当时双方所坚持的立场来看,有8位专家(23.5%)表示,“只要朝鲜能够做到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当时提议的宁边去核,拜登政府可能就会考虑放宽部分制裁”,同时有19位专家(55.9%)表示,“朝鲜只有按照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宁边无核化+α(公开秘密核设施、就无核化的最终目标达成协议或制定整体路线图等)方案做出承诺,拜登政府才可能考虑放宽部分制裁”,选择后者的人数显然更多。

担心韩美围绕“对朝制裁”产生分歧

图表=金庚振 记者
图表=金庚振 记者

专家们认为,拜登此前虽多次批判特朗普的对朝政策,但他同样认为制裁是促使朝鲜无核化的必要手段。峨山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高明贤(音)表示,“拜登政府可能会效仿奥巴马政府的伊核谈判模式,把渐进式核谈判手法应用到朝核问题上,制裁是其中最核心的谈判砝码”,“因此,美国应该不会只为了韩朝关系就放弃这个重要的外交筹码”。高丽大学国际研究生院院长金圣翰表示,“拜登安全团队的顾问普遍认为,在朝鲜还未进行核冻结的情况下与其讨论无核化问题,只会沦为一场作秀。预计在朝鲜进行核冻结并制定出无核化路线图、使人们真正看到无核化前景之后,美国才会考虑放宽制裁”。

美国遗产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克林纳提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他表示,“其实研发核导武器只是国际社会对朝制裁的一个因素,朝鲜从事洗钱等犯罪行为,也是受到制裁的一个原因”,“从对朝制裁相关法案的内容来看,如果朝鲜的人权状况得不到改善,即便是美国总统,也不可能下令暂停或取消制裁”。

中国南开大学韩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春福表示,“拜登政府很可能会选择分阶段解决问题的方法”,“韩国应该积极促使美国根据无核化进展适当放宽制裁,并设法建立韩朝美中四国对话机制”。

有人担心,韩美政府的不同认识可能会导致两国的同盟关系产生裂痕。前美国国务院东亚太事务首席助理副国务卿李维亚(Evans Revere)表示,“放宽制裁的问题可能会在拜登和文在寅政府之间引起矛盾”。他表示,“制裁是为了迫使朝鲜放弃核导研发,除非朝鲜采取核裁军等重大措施,否则不可能放宽制裁,这是美国多年的一贯态度,拜登政府应该也是一样”。他曾在小布什政府担任助理副国务卿、在比尔·克林顿政府以韩国课长的身份担任朝核谈判小组副组长。

文在寅和拜登政府可能在哪些问题上出现冲突?

图表=金庚振 记者
图表=金庚振 记者

对于这一情况,在被问及文在寅政府和拜登政府最可能在哪些问题上产生矛盾时,34位专家选择最多的选项分别是“美中新冷战”(26.9%)和文在寅政府“将改善韩朝关系作为优先课题的政策”(23.9%)。也就是说,专家们认为韩朝关系“超速”发展对韩美关系的影响程度几乎可以与足以给国际格局带来地震的美中战略冲突相媲美。
 
此外,文总统在1月18日的记者会上把2018年特朗普和金正恩达成的新加坡协议称赞为“卓越的协议”,希望拜登政府能够继承这一协议。但专家们的预测相对比较谨慎。在要求各位专家按照10分满分对“拜登政府继承新加坡协议的可能性”进行打分(0分指“完全背离协议”,10分指“完全继承协议”)的问题中,专家们打出的平均分数只有4.6分。其中13位专家选择了中间值“5分”,13位专家打出的分数低于5分(1~4分),认为拜登政府“不会继承相关协议”,另有8名专家认为拜登政府可能继承协议(6~8分),大部分专家都对这一问题持否定或慎重态度。

拜登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继承“特朗普政策”。图表=申载民 记者
拜登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继承“特朗普政策”。图表=申载民 记者

对此,梨花女子大学国际学部的朴仁辉教授表示,“任期已经进入第五年的文在寅政府一定希望降低对朝制裁的门槛,但若想做到这一点,韩国政府需要在‘美国的义务’和‘朝鲜的义务’中找到平衡点,在要求美国作出某种努力的同时,也需要向朝鲜作出对等的要求”。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陈熙官(音)表示,“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韩国政府的相对自律度,如果一味给美国的利益代言,韩朝改善关系将遥遥无期”。山东大学东北亚学院国际政治经济系副教授毕颖达表示,“虽然美国不太可能改变当前重视制裁的态度,但文在寅政府依然需要持续展开对美外交,拓宽改善韩朝关系的空间”。

对于韩美联合演习,专家们的看法不一。44.1%受访专家认为,拜登政府会通过缩小演习规模或者推迟演习时间来维系与朝鲜对话的动力,20.6%的受访专家认为拜登政府会希望韩美联合演习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并按照原计划实施,35.3%的专家做出了其他回答。在选择“其他”的专家中,大部分认为“这一问题取决于朝鲜是否会做出挑衅”,或者“拜登政府原则上希望把联合演习恢复到原来的水平,但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和自己上任之初的各种变数,可能会缩小演习规模”。

对此,首尔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申城浩(音)预测,“拜登政府会像对待伊朗一样,寻求通过谈判解决朝鲜问题,关于联合军事演习,可能会在不破坏同盟根基的前提下做出适当让步”。

高丽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李信和表示,“今年3月的联合军演是否举行、以何种规模举行,将成为考验拜登时代韩美关系的重要试验台”,“如果韩国只考虑朝鲜的态度,对联合军演表现出暧昧态度,或者试图缩小演习规模,韩美同盟将受到削弱,改善韩朝关系的努力也将很难取得成果”。

李哲才 刘智惠 郑振宇 朴贤珠 记者,申庚振 驻北京记者,朴玄英 驻华盛顿记者,李英姬 驻东京记者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