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收藏本页|设为首页|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韩流开拓全新市场 寻找限韩令突破口

闵庚媛 记者 | 2017.03.16 15:19写信给编辑
限韩令是危机亦是转机?

随萨德部署而来的限韩令让韩国电视台、企划公司和制作公司的对华产品出口受到直接打击,目前正在纷纷开拓新的市场。韩流文化领土正在不断扩张。去年8-11月,中国视频播放平台优酷等同时播出了SBS《月之恋人-步步惊:丽》,每集40万美元的版权费创下了中国版权费的新高。但之后随着韩国电视剧的对华出口实际上进入了停滞状态,韩国开始对这期间过分依赖中国市场的进行自省,同时“脱离中国”行动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① 韩国电视台专为东南亚开设频道

行动最为积极的当属收入立即锐减一半的电视台。在每集版权费达4万美元(约合4600万韩元)的《来自星星的你》之后,版权收入3年内上涨到原来的近10倍。而这一收入如今已进入了零收入状态,因此SBS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人口超过2.5亿的印度尼西亚。SBS与印度尼西亚当地电视购物业主Lejel携手合作的韩流频道“SBS-IN”和电视购物频道“SBS Shop”将于3月27日同时开播。

频道定位明确。除韩流电视剧、综艺节目外,新设美妆节目《Style Follow》也将同时在韩国和印尼播出;节目中出现的化妆品则通过电视购物出售。该节目由韩国明星少女时代秀英负责主持,化妆艺术家郑瑄茉、模特姜胜贤和主持人崔基焕等一同加盟。制作人刘永石(音)表示,“我们也曾在中国四川省尝试过推出《黑匣子看世界》等类似节目,而由于小米等发起低价产品攻势,导致我们的价格竞争力下降”,“但随着韩流的走热,韩国化妆品的人气开始攀升,所以我们在东南亚市场可谓是稳操胜券”。SBS计划之后把该模式推广至马来西亚和蒙古等国。

CJ E&M也同样瞄准了东南亚市场。今年1月,CJ E&M在新加坡开设了24小时播放韩国电影的“tvN Movies”频道,目前正在与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各国的企业家共商相关项目。去年10月,CJ E&M分别在越南和泰国成立了当地法人“CJ Blue Corp”和“True CJ Creations”,计划将东南亚作为第二基地,开发新市场。

②各大经纪公司重新转向日本

演艺企划公司则开始将活动重心从中国转向了日本。去年,日本开始实施《仇恨言论对策法》,以防止社会出现排斥特定人种和民族的“仇恨言论(hate speech)”,这也减轻了“嫌韩论”的压力。

计划于6月进军日本市场的TWICE早已开始受到了朝日电视台和《读卖新闻》等当地媒体的关注。(图片来源:JYP娱乐)

最先展开行动的是JYP娱乐。出道仅一年便成为韩国国民女团的TWICE将于今年6月进军日本市场,上月末开始预售数字专辑。9名成员中包括3名(平井桃(Momo)、名井南(Mina)和凑崎纱夏(Sana))来自日本的成员,引起了日本当地媒体的关注。还未开始正式活动,日本就已出现了关于TWICE《TT》等热门歌曲的分析讨论。

不仅是2PM组合,成员玉泽演等也在日本举行个人演唱会进军日本市场。(图片来源:JYP娱乐)

2PM在日本的活动也是如日中天。去年10月,2PM在东京巨蛋的演唱会在两天内吸引了10万观众到场,之后金峻秀和泽演分别在12月和1月举行了个人演唱会,下月2PM张佑荣还将发售个人专辑。公演需求较大的日本也适合偶像组合成员们各自以单飞歌手的身份展开活动。

图为BigBang成员大声。(图片来源:YG娱乐)

随着成员崔胜铉(T.O.P)的入伍,BigBang短期内或难以组合形式展开活动,但BigBang成员大声将于下月在日本巨蛋举行巡回演出,与20万粉丝见面。YG娱乐的WINNER和iKON出道后便一直在日本同时进行活动,从而分散了风险。其中,因为部分成员入伍而进入空窗期的SM东方神起与Super Junior预计也将在今年上半年回归日本乐坛,引发粉丝强烈关注。

SM在东南亚的活动也十分引人注目。3月14日到访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总制作人李秀满表示,“将在当地举办选秀节目,打造类似NCT印度尼西亚组合和NCT亚洲组合”,“韩国与印度尼西亚、中国和日本等亚洲国家如果能联手合作,可以打造出‘东方好莱坞’”。

③制片公司瞄准全球平台夹缝市场

随着对华出口市场被封,制作、企划公司等开始摸索多样的新出路。原计划在中国搜狐网站上播出的电视剧《My Only Love Song》现改为在Netflix平台上播出。(图片来源:FNC Ad Culture)

随着对华出口市场被封,也有韩国制片公司反而开始将目光转向了全球平台。制片公司FNC Ad Culture在去年成立后便雄心勃勃推出了首部电视剧《My Only Love Song》,但播出日期迟迟未定。因此,公司中止了与中国搜狐的合同,选择了播放平台覆盖190个国家的Netflix。

安硕俊(音)代表表示,“原本定于2月播出,但现在播出日期依然迟迟未定,因此为防止产品贬值,我们选择了中止合同”。去年12月同步播出KBS2《花郎》的中国乐视视频在播出两集后便没有了下文,SBS《师任堂:光的日记》则因调整同步播放时间而延后了在韩国国内的播出时间,从而导致收视惨淡。相较于这二者,制片公司FNC算是保住了实际利益。

这也是需要当地原创内容的Netflix与电视剧已拍摄完成希望尽早安排播出时间的制片公司实现共赢的代表事例。改编自傻瓜温月故事的青春奇幻电视剧《My Only Love Song》由CNBLUE李宗泫和演员孔升妍担任主演。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2017.03.17 08:41:09 | hanzhong
很多数字单位都错了,如印尼人口不是2.5万亿,而是2.5亿,再比如40万美元折换成韩元不是4.6万亿韩元,而是4.5亿。
Top

浏览排行榜
1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