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设为首页|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因防弹少年团而改变的世界

杨诚熙(音)评论委员 | 2018.06.09 11:10写信给编辑
尽管公告牌登顶二百强专辑排行榜仅保持了一周的时间,但上周第一名的消息所带来的震撼之大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在上个月公告牌音乐奖上连续两年获得“最佳社交艺人”奖项时也是如此,观众席上的欧美观众哼唱着韩语歌词,喜极而泣。

众所周知,防弹少年团的人气背后有着“Army”全球粉丝团。他们会像防弹少年团的部队一样展开行动。韩国Army会向海外Army传播韩国式粉丝文化。Army们会自发购买专辑和音源,整晚刷榜提高名次,并在各种颁奖典礼上集中火力投票。如果持有偏见地认为这是一种“组织之争”未免会令人有些为难,因为他们只是一些将明星的成长看作是自我成长并从中获得成就感的粉丝团。防弹少年团也真的将Army当做自己的女朋友一样对待,经常会高喊着“感谢Army”,“我爱你,Army”。不仅如此,实时公开日常生活的SNS也是防弹少年团的武器之一。有人称这为过度的感情劳动,但不可否认的是,防弹少年团和Army确实借此形成了近似恋爱的感情纽带。

对于偶像粉丝而言,重要的并非只有明星和粉丝的关系,粉丝之间的连带感也丝毫不亚于前者。形成爱好与情感共同体的他们体验了无条件、不求回报的奉献。正因如此,他们才会通过通宵等待、做翻译字幕等努力奉献。

防弹少年团改变了欧美对“亚洲性”的认识。尽管同样打入了欧美主流,但与鸟叔依靠滑稽可笑的亚洲人形象不同,防弹少年团被看作是“酷”文化的代表。音乐评论家车宇振(音)表示“防弹少年团将美国千禧世代为中心的新常态(new normal)生活方式现场作为活动舞台。在这里,现有人种和语言的界限变得模糊”,“防弹少年团提高了地区创作者们突破全球主流音乐市场的可能性。其条件则在于技术和媒体革新以及新世代的感受力。”

从这一点来说,近期小说家蔣正一的文章可以说是极为不妥。其对认为防弹少年团在全世界掀起了一场“侵蚀、瓦解原有秩序”革命的出版书籍《BTS艺术革命》予以批评,同时大声指责称“英语的垄断地位并不会因为美国人跟随防弹少年团合唱韩语而消失”,“这种态度可能会被看作是对大众文化的憎恶, 但可笑的并非大众文化,而是将文化作为最终审级的各种神话”。此言一出,立即引发了粉丝们的不满。蔣正一主张的核心在于指出应该收起“通过大众文化改变世界和现实”的空话,不要搬出崇高的哲学,对充其量只是偶像之人进行分析。

但是作为防弹少年团粉丝之一的美国教育工作者拉夫兰兹·戴维斯(音)曾写道,“因为职业关系,我会与全球教育工作者进行交流,但从未想过要用他们的语言进行沟通。听了防弹少年团的音乐以及他们的故事后,我想要去全面了解他们。看着这样的自己,我才变得可以从哲学角度审视自我。每当遇到障碍与偏见时,我都会想起像防弹少年团一样的存在,希望大家能够跨过鸿沟”。(摘自文章《一个K-Pop组合如何带领我跨过鸿沟》)

“作为一个世界公民,从未错失过优越文化地位的人们,在成为防弹少年团的狂热粉丝后(因为不懂韩语)经历的无数换位思考的瞬间,给予了他们对世界上的个人位置和其他文化进行反省的机会。”上述内容也出自一名防弹少年团的粉丝——檀国大学教授李知行(音)的文章。如果这还称不上是改变世界之事,算不上是对个人生活的革命,那它究竟是什么?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