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设为首页|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韩日慰安妇协议幸存 但矛盾仍在

尹德敏 韩国外国语大学教授、前任国立外交院院长 | 2018.01.12 15:46写信给编辑
在文在寅总统看过韩日慰安妇协议调查小组的调查报告之后,认为慰安妇协议在程序和内容上均存在重大缺陷,强调该协议并不能完全解决慰安妇问题。律师出身的文总统作出这一表态,一度让人们认为韩国会在事实上撕毁协议或设法就协议展开重新谈判。然而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却表示不会要求与日本重新谈判协议,令人颇感意外。此举有些苦肉计的味道,但在专业研究外交问题的人们眼中,这一决定堪称非常明智。

从日军慰安妇受害者的尊严和心灵所受的创伤来看,韩日慰安妇协议(2015年12·28协议)当然存在很多缺陷。但正如调查小组所言,这份协议在韩国政府过去近25年间与日本政府艰辛谈判过程中坚持的核心观点上取得了进展,使日本在道义上的责任之外承认日军参与慰安妇问题的责任、由首相正式谢罪并表示反省、并由日本政府拿预算出资为慰安妇提供补偿,满足了从事实上认定日本法律责任的三大核心要素。

一旦撕毁这份协议,这三大核心要素也将不复存在。在2015年韩日协议过程中,不仅韩日两国,美国也事实上发挥了主导作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试图否认慰安妇的存在,并意图以检验的名义否认承认强制征用慰安妇并为此道歉的“河野谈话”,但最终于2015年同意接受这份包含谢罪与反省内容的慰安妇协议,而这主要得益于美国奥巴马政府的配合。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曾亲口提及“性奴问题”,向日本施压,批判日本的历史倒退行为,美国议会也在当时通过了日军慰安妇决议,持续向日本施加压力。正是在美国出面批判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历史倒退行为以及国际舆论的批判声中,安倍首相才最终改变了立场。而且,协议达成之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和全世界有识之士都对韩日慰安妇协议表示欢迎。如果撕毁协议,不仅是韩美关系,韩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也会受到负面影响。

文总统曾阐述过讲历史问题和韩日合作问题分开对待的“双轨政策”,主张对待历史问题应该按照真实和原则仔细推敲,而对于双边关系,则应该面向未来,尽力恢复正常的韩日外交关系。希望韩国政府此番决定不要求与日本重新谈判慰安妇协议能够推动两国关系全面好转。

考虑到朝鲜的严重威胁、中国的崛起以及美国的全新同盟观,韩日进行战略合作的必要性与日俱增。韩日举行首脑会谈和安倍首相访问平昌奥运会的道路似乎也已铺平。但在慰安妇问题上,韩日双方似乎又回到了2015年达成协议之前的局面。1996年时任日本首相的桥本龙太郎在与时任韩国总统的金泳三在济州岛举行首脑会谈时曾计划正式就慰安妇问题谢罪,并通过亚洲和平基金为受害者们提供补偿。然而,面对日本主动为解决慰安妇问题作出的努力,韩国民间组织以日本政府没有直接参与其中为由表示反对,最终导致日本的计划搁浅。1998年,金大中政府出资49亿韩元垫付了当年日本打算向受害者支付的赔偿金(每人3800万韩元左右)。

这次文在寅政府再次因为民间组织的反对搁置了韩日慰安妇协议,决定由韩国政府出资垫付协议应由日本支付的10亿日元资金,由韩国政府出面向受害者支付108亿韩元补偿。讽刺的是,韩日政府两次为解决慰安妇问题作出的努力最终都以同一种方式触礁。

现在我们应当如何解决慰安妇问题呢?应当如何恢复慰安妇受害者的名誉和尊严,并治愈她们心中的伤痕呢?政府已经明确表示,2015年的协议并不能完全解决慰安妇问题,并表示期待日本政府主动站出来真诚作出道歉。这里政府使用了“期待”的措辞,而非“敦促”。在人们看来,安倍政府绝不会主动站出来做出真诚道歉。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敦促韩国履行协议,并宣布协议不会有1毫米的动摇。在这个心结解开之前,它会一直成为横亘在韩日之间的一根尖刺。

历史问题不会因为韩国单方面的立场得到解决,只有立足于客观现实、理性面对当前情况,才能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并促使日本人以真诚的态度面对历史。2015年双方达成协议时尚有47位受害者在世,她们中的36人已经艰难作出接受协议的决定,并接受了治愈资金。而如今政府却未能尊重她们作出和解的决定,现在在世的受害者仅剩下31人,如果等所有受害者奶奶们都不幸故去,问题仍未解决,留给我们的,将只有无尽的遗憾。

◆ 外部专栏作者主张不代表本报观点。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