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设为首页|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营养不良的叛逃士兵 朝鲜政权的软肋

李永钟 统一专业记者兼统一文化研究所所长 | 2017.11.29 16:26写信给编辑
枪林弹雨也未能阻挡他奔向自由的脚步,满身疮痍的躯体内心脏却始终没有停止跳动。似乎他的宿命就是要活下来为地狱般的青春作证。这是11月13日通过板门店共同警备区(JSA)逃离朝鲜的朝军士兵吴青城(音,25岁)的故事 。究竟是什么让他不惜冒着死亡的危险逃离朝鲜?笔者写下此文借以观察韩国社会对此次归顺事件的视角和朝鲜内部的实况。

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执政初期曾多次视察西海岛上的防卫队,那里是朝鲜的最前线,可以清晰看到韩国海域的白翎岛和延坪岛。他还与防卫队哨兵们合影留念,并叫嚣着 “把南朝鲜傀儡全部扔进水里,让他们连在投降书上盖章的人都不剩!”。第二天,《劳动新闻》头版用大字刊载了这一消息,彰显其“与士兵同甘共苦”的领导人形象。

但在这张照片中也有朝鲜想要隐藏的耻辱。照片中有几个士兵身形极为削瘦,眼窝深陷,一眼就可看出营养不良。另外,照片中还有部分看着像是童子军的矮个子士兵,即便考虑到朝鲜士兵的平均身高比韩国士兵矮11-13厘米,这些士兵的身高也不够平均水平。大约过了一个月,我们得到了金正恩曾为此大感愤怒的谍报。谍报称士兵们恶劣的营养状况令金正恩深感震惊,金正恩为此做出了改善士兵伙食和居住问题的特别指示。

受到金正恩亲自探访的精锐国防部队为何会这般模样呢?朝军以119万兵力的规模在全世界排名第三,而军队的主力却是20岁出头的下级战士,他们17岁应召入伍,需要完成10年的义务服役,大部分都是1990年代中后期出生。朝鲜如今仍处于勒紧腰带的所谓“苦难行军”时期,1994年7月金日成去世后,数年连发的大型水灾导致朝鲜死了二三百万人(前任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证词),而韩国国家情报院和美国当局根据对朝谍报保守判断,朝鲜共有46万人被饿死。按朝鲜人口总数只有2500万人来看,这一规模已足以称之为大型灾难。

联合国与国际人道组织尤其关注产妇和婴幼儿等弱势群体的援助工作,因为孕产妇和婴儿时期的健康对一个人的健康成长极其重要。朴槿惠政府时期展开的对朝“母子保健千日计划”也是出自这一考虑,旨在集中照顾好婴儿在9个月孕期(270天)和出生后两年(730天)内的成长。然而,大部分朝鲜士兵出生在饥荒灾难的时代,这代人从胎儿时期就未能获得充分的营养供应,因此朝鲜军中存在大量所谓“严营失”的士兵。所谓“严营失”是指部队也得不到充分粮食供应,是朝鲜士兵用来指“严重营养失调”的士兵的调侃用语。

苦难的行军目前仍在继续。下月金正恩执政将进入第六年,朝鲜底层人民的生活却并无大的改变。旨在救急的粮食和卫生医疗援助陆续进行了20多年,已经开始出现捐助疲劳(donor fatigue)的问题,劳动党的分配网络也支离破碎,“无偿医疗”已经逐渐晦暗。据长期展开对朝医疗援助的民间团体 尤真贝尔财团”的史蒂芬·林顿博士所言,朝鲜的医疗状况非常恶劣:手术室没有灯泡照明,只能在白天利用镜子反射窗外的太阳光照亮患处;由于输液瓶欠缺,只能把溶液装在苏打水瓶中给患者注射;纱布更是被当作抹布一样不断反复洗涤利用。而且,朝鲜为宣传而设立的平壤最新医疗大楼也只是摆设。

跨越板门店逃到韩国的吴青城证实了朝鲜恶劣的医疗保健环境。在他空空如也的內腹中,盘踞着长约27厘米的蛔虫,这比一百句证词都更有说服力。金正恩2012年4月第一次对人民发表演讲时所说的“不再让我们的人民勒紧裤腰带”已经成为一张空头支票。不知道是否因为过度紧张,朝鲜的宣传机构在吴某叛逃十五天过去之后仍始终讳莫如深,只字未提。

在这种情况下,正义党议员金钟大提出所谓“侵害吴氏人格”的问题完全站不住脚。金议员批判称,负责执刀的李国钟教授将朝鲜士兵体内有蛔虫的事实公开于众,损害了这名士兵的人格。这一主张几乎与朝军为阻止士兵脱北而开枪射击的逻辑颇为相似。尽管金议员迫于舆论压力已为自己的言论道歉,但此事却不能就此草草过去。如果其当真如此关心朝鲜居民的人格和尊严,至少应该对连驱虫药都不给居民服用的朝鲜当局发出批判的声音,才对得起用国民税收支付的议员经费。也只有这样做,才能稍微擦去一些自己给“正义”党的名字带去的污点。

只因吴某向往自由并付诸行动便对其射出40余发AK步枪子弹的朝军哨兵震惊世人。这一情景令人不禁想起历史上东德人越过柏林墙逃亡的场景。在逃往西德的东德人一度超过了300万人之后,东德当局便于1961年8月在边境闪电设置了一条长达182公里的铁丝网和隔离墙。看到东德人冒着生命危险越过高墙,西德居民纷纷伸出援手,甚至为他们摇旗助威,并向那些拿枪阻止人们越界的东德哨兵发出嘲笑和揶揄。曾有人描述当时的情况称“共产哨兵们没有开枪,而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表情仿佛在说 ‘我们不会开枪,走你们想走的路吧’”[大韩新闻336号,《寻找自由的东德人》],映射出为自由伸出援手的市民的力量。

然而,韩国的现实却令人难过。从总统到部长副部长到高层人士似乎商量好了一般一致对这起事件保持沉默。统一部等对朝部门及负责人权问题的机构在这起事件上集体失踪,政治圈也是一样。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布莱恩∙胡克于11月25日(当地时间)在《纽约时报》(NYT)上发表的文章让我们汗颜。他用朝军士兵的寄生虫问题暗讽金氏一家和平壤精英阶层的生活状态,表示“连军人都饱受严重营养不良的折磨”,对朝鲜进行批判,并认为这名士兵可以成为外界推测朝鲜人生活状态的“窗口(window)”。

不知从何时开始,面对朝鲜的“伤口”人们开始奉行“沉默是金”的“美德”。政治圈、政府官员、市民阻止乃至媒体、学界、宗教、社会团体一概如此。而在这个过程中,朝鲜却不断增强军力,对外秀肌肉。国际社会之所以对韩国冷眼以待,正是我们无视朝鲜同胞的悲惨生活状态招致的结果。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