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设为首页|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基辛格:在朝鲜问题上不要进行适当的妥协,而要彻底了结

刘智惠 记者 | 2017.10.13 10:27写信给编辑
不仅对内,对外时也保持“一意孤行”风格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外交领域寻求帮助的人物只有两位。一位是被特朗普称作外交老师的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FR)主席查理德·哈斯,另一位是美国外交部巨头、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在10月10日(当地时间)美国白宫的总统办公室内,特朗普和前国务卿基辛格进行了会面。虽然具体的内容没有公开,但是基本可以肯定的是,11月初将进行东北亚巡访的特朗普应该咨询了与朝核有关的问题。

基辛格被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提拔,曾在1969-1977年的尼克松政府和美国前总统杰拉尔德·福特政府担任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和国务卿,在任时主导了美国和苏联间的关系缓和、美中秘密建交协商等。特朗普在当选前作为候选人时就开始向基辛格寻求帮助了。

韩国当局人士非常看重基辛格对朝观点的原因也在于此。4月末文在寅政府上台前曾访问美国的韩国前外交部部长尹炳世也与基辛格举行了非公开会晤,听取了他关于朝核问题解决方法的建议。

当时基辛格提及了朝鲜核问题和伊朗核谈判,引用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一句话。“对于困难的问题,进行适当的妥协(doing half-way)和将其彻底了结(doing it completely),两者实际上投入的费用相差不大,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存在很大差异”,“伊朗的核谈判没有废除伊朗的核能力,而是冻结,因此我们要批判地看待。但是朝核问题不能留有这样的余地”。这表明,如果开始朝核问题谈判,就要明确地废除核武器,而不是停留在冻结其核发展的问题上。

基辛格在8月《华尔街日报(WSJ)》的一篇投稿中更加明确地表达了这一想法。他指出,“虽然有意见认为,从最终来看,冻结是实现无核化的中间阶段的解决办法,但这是在重现伊朗核谈判的失误。因为伊朗核谈判只是试图在技术方面加以限制,从而解决地缘政治学上的问题”。因为在决定冻结的程度和检查方式等的时候,朝鲜就可能完成核开发。之后基辛格强调称,“(把冻结作为中间阶段目标的)阶段性措施仅仅是在可短期内明确削弱朝鲜核能力的时候才具有参考的价值”。

基辛格认为若想解决朝鲜问题就必须要积极寻求中国的合作,这与特朗普的想法一脉相承。他提出了“美中大交易论”:如果想对朝鲜进行压制,就必须和中国协商“朝鲜崩溃后的假设”,甚至包括美国撤回驻韩美军的问题。

对于他的这种视角,韩国国内出现了“架空韩国(在与韩半岛有关的国际问题上,将韩国排除在外,只是周边国家之间进行商议的现象)”的忧虑。换言之,美中在进行这一协商的过程中有可能将韩国排除在外。但是曾经直接见过基辛格的韩国政府相关人士表示,“基辛格在共和党内也是重视同盟派的代表,对长期被中国影响也依旧维持着独立的韩国在地缘政治学和战略上所具有的价值,他有着很高的评价”。

韩国国立外交院教授申范哲(音)表示,“在特朗普认为具有实现可能性的选项中,美中交易也是其中一个”,“因此韩国应该首先向美国提出朝核问题解决后对于韩半岛的构想,明确表明底线,划清界线等,进行积极的应对”。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