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设为首页|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中国欲成第一核电大国 韩国却推动“去核电化”

张元硕 记者 | 2017.08.11 10:22写信给编辑
中国在去年与肯尼亚、埃及签署了出口本国第三代核电站“华龙一号”的谅解备忘录(MOU)。这并不是中国第一次对外出口核电站。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NNC)为巴基斯坦建造的恰希马3号核反应堆已经启动运转,4号核反应堆即将竣工。使用华龙一号技术建造的卡拉奇1号、2号核反应堆也在抓紧施工,工程规模达96亿美元(约合11万亿韩元)。此外,中国还成功拿到了罗马尼亚和阿根廷的订单,最近正集中拓展中东和非洲市场。

截至2010年,中国的核电政策还很消极,倾向于从法国、俄罗斯等国引进技术建造核电站,本国仅负责经营管理。但在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中国开始竭力研究自主核电技术,并于2012年开发出了改良型轻水反应堆“ACP1000”,最后在2015年成功开发出华龙一号技术。

也正是从这时开始,中国开始把目光转向海外。专家们一致认为,在习近平力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中国的低价与薄利战略发挥了巨大作用。庆熙大学核能工学系教授郑范津说“核电站的工程规模大,工期长”,“中国自己出资提供贷款为那些想要建设发电设施,但苦于资金不足的发展中国家建造核电站,并只收取很低利息,自然无人拒绝”。

在国内增建核电站,确保零部件供货竞争力,也是中国核电出口的一大优势。在核电站的数量和发电量上,中国已经超越韩国,未来两者的差距还将进一步拉大。8月10日,世界核能协会(WNA)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国内运转中的核电站共计37座,另外还有20座正在建设和40座计划建设的核电站。在全世界正在建设的58座核电站中,中国占了三分之一以上。中国政府计划到2030年将启动运转的核电站规模增加到100座以上,成为世界最大的核电国家。中国这一规划与韩国计划叫停在建核电站的思路完全相反。而且,即便中国按规划完成核电建设,核电占中国整体需求的比重也只有5%左右。

郑范津教授说“中国旨在通过提高核电比重解决大气污染问题,同时以巨大的内需为基础,扩大核电出口,勾勒了一幅大的蓝图”。世界核能协会推测,到2030年,全球核电市场规模将达9088亿美元(约合1038万亿韩元)。

现在,全球核电市场出现了美国(发电量的33%)和法国(16%)两强领先,俄罗斯、中国和韩国紧随其后的格局。最近在核电站市场崭露头角的俄罗斯也制定了与中国类似的战略。俄罗斯采取了以借款的方式为他国建造核电站的策略。

美国外交杂志《外交事务》最近曾指出,俄罗斯是美国西屋电气公司破产的最大受益国,并预测韩国在核电市场的地位将随着去核电化政策逐渐萎缩。

韩国自主开发的第三代核电站“APR-1400”本月通过了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NRC)设计认证的第三阶段审查。法国主动放弃了审查,日本在十年前便提出了申请,但目前仅通过了第一阶段审查。韩国原子能学会的相关人士说“APR-1400是全世界第三代核电站中最早成功实现商业运转的核电站,法国的EPR和美国的AP1000等竞争对手至今还未投入商业使用”。

然而,韩国虽然拥有世界最先进的核电技术,出口却亮起了红灯。不少指责认为,政府的“去核电”宣言导致韩国失去了出口核电的动力。韩国2014年开发的新一代核电站APR+在事实上失去了用武之地。APR+将发电容量提升到1500兆瓦,稳定性也得到了大大提升,是APR-1400的改进型号,原计划应用于庆北盈德天池(音)的1、2号核反应堆,但政府临时叫停了建设计划。

其他相关技术研发活动也面临着“归零”的危机。政府于8月9日决定通过公众讨论决定是否持续进行钠冷快堆(SFR)和用后核燃料处理技术——高温处理技术(pyroprocessing)的研究工作。

但对于核电出口,政府却表示大力支持(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白云揆)。首尔大学原子核工学系教授徐均烈说“一边因为担心安全问题而叫停国内核电站建设,一边想要说服外国购买我们的核电技术,怎么可能呢”。徐教授说“华龙一号在很大程度上模仿了韩国的APR-1400技术”,“韩国利用60年来积累的核电技术开发出第三代核电站,好不容易得到了引领市场的机会,现在却面临着丧失国际竞争力的危机”。

负责领导韩国自主核电开发的李炳令(音)博士说“不仅是中国大陆和俄罗斯,美国等国家都有意吸纳韩国的核电站设计人才”,“如果叫停新古里5、6号核反应堆的建设,韩国将为此付出昂贵的社会费用”。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