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设为首页|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负债危机是中国经济的一大问题

来源:China Lab | 2017.05.16 14:59写信给编辑
中国经济将会硬着陆,必定会大幅下行。

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很多西方专家喜欢作出如是推论。对于中国发布的今年第一季度GDP数值,西方专家依然下出了这样的结论。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速为6.9%,成绩不错,连续三个季度表现出上升趋势,创下了2015年第三季度之后一年半以来的最高值。

但西方媒体的评价却对这一成绩熟视无睹。

“这是政府大力进行固定资产投资带动的不健康的增长。”(《华尔街日报》)

“这是银行放出的资金大规模流向房产领域而出现的无法持续的经济增长。”(《金融时报》)

这些评价并无问题。中国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达到9.2%,远超市场预期数值(8.8%),带动了经济增长。而且,中国的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约达6.93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万亿美元),达到了史上最高值,政府(中央与地方)支出同比增加了21%。总之,这是一种“人为型”经济增长。

中国官方背景的经济专家则对此表示不满,认为“经济增长数值好于市场预期,西方专家们却依然只关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负面因素”。他们强调“如果西方经济专家们的预言真的准确,中国经济早就毁灭数十次了”,“但中国经济依然保持着稳健”。

依赖于政府经济刺激政策的经济?[来源:Shutterstock]

谁的判断才是正确的呢?

在中国危机论中,最重要的论据是负债问题。这种观点认为,急剧增长的负债规模将导致中国经济冷却并极速出现硬着陆,从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那么,中国的负债问题究竟有多严重呢?China Lab对引发中国经济危机论的中国负债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

一个国家的负债大体上分为政府负债和民间负债两大部分,民间负债又分为企业负债和家庭负债两种。对于中国的总体负债规模,不同机构发布的数据各有不同,但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统计,截止2015年年末,中国的负债总规模为254.8%。国际清算银行目前尚未发布中国2016年的负债规模,但彭博情报公司(Bloomberg Intelligence)推测可达264%左右。这一数值虽然比美国(约250%)略高,但比日本(388%)还低得多。

中国负债增加趋势(上)与国际比较

我们有必要对各个领域的负债具体情况进行逐一分析。中国政府负债对比GDP的比例为45%左右,相对较为稳健(美国为106%,日本为270%),家庭负债的相对比例只有40%,财务状况也还算坚实。但截止2016年9月,中国企业负债对比GDP的比例高达166.2%(国际清算银行统计结果),远远高出了日本和欧元区的100%、美国的70%和发展中国家平均的105.9%。

西方专家们所强调的危险便来自于此,一旦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破产就会增加,对金融圈造成影响,从而引发经济危机。而房产泡沫破灭很可能成为引起这一系列后果的导火索。

中国经济一旦发生危机,房产领域很可能成为引发危机的导火索。[来源:Shutterstock]

如果企业负债是引发危机的祸根,我们有必要进一步追究其内在原因。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中国企业为什么会背负如此大规模的银行贷款?

中国企业需求的资金大部分来源于金融圈贷款,通过股市等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比例只有10%左右。也就是说,中国企业在绝大程度上依赖银行贷款。无论是西方企业还是中国企业,都是使用别人的钱做生意,这一点没有差别。但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当危机发生的时候,风险会被转嫁到何人身上?西方企业的风险大部分将被转嫁到大量投资者身上,而中国企业的风险压力则集中到了少数几家银行。这就是产生问题的原因。只有考虑到其中的各种力学关系,才能透彻理解中国企业的过度负债问题。

其次,我们来探究一下贷款的主要去处。

现在银行圈向企业提供的贷款中,75%都集中流向了国有企业。因为中国国有企业不会轻易破产,国家会负起责任,为这些企业解决负债问题。也就是说,中国不会因为负债过多无法控制而出现企业接连破产的现象。中国政府发挥着阻止企业负债危机转移到金融圈的角色。

中国人民银行 [来源:China Lab]

但这并不意味着问题不存在。一般来说,国有企业不仅效益比不上私营企业,还对结构改革反应迟缓,相当于一头吞噬资金的河马。因此,对于这一情况,中国的经济专家们普遍表示“中国负债危机的核心在于资金分配不合理”。也就是说,资金流向了效率低的领域。

不过,中国政府也没有对此袖手旁观,并为缓解负债危机颁布了一定对策。但中国使用的办法在西方国家眼中显得过于激进,那便是要求银行用债权交换企业资产。也就是说,银行以持有企业股票的方式为企业揽下负债。这是每当出现负债问题时中国都会使用的经典解决方案。

中国金融当局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进行贷款债权与股票交易。2016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分别使用这种方式冲销了300亿元人民币、2030亿元人民币和4300亿元人民币的负债。中国华荣能源公司便是一个典型例子。该公司的10多家债权银行因此揽下了129亿元人民币的债务。当然,这一切只有在政府的介入下才能实现。因为绝对不能进一步增加企业负债,是中国金融当局下达的严格命令。

但这并不意味着银行完全关闭了贷款窗口。随着企业负债达到上限,各银行纷纷将贷款业务转向家庭贷款主体,大幅增加住宅贷款。家庭贷款占整体新增贷款的比重从原来的15%左右在去年年末大幅上升到了30%,而这些贷款资金大部分都集中到了房产市场。得益于此,今年第一季度中国住宅库存总量同比减少了约15%,创下了2013年以来的最低数值。

政府也对这一情况放任不管。因为政府要设法防止房产市场的泡沫破灭。负债总量没有变化,中国始终没有颁布减少负债的根本对策。

房产投资热潮 [来源:房讯网]

面向企业的贷款出路受阻,房产市场却依然火爆……因此就引发了更为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避开金融当局监管的影子金融(Shadow banking)。

想要准确计算出影子金融的规模,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穆迪公司推测中国影子金融的规模可达8.5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GDP的80%左右。仅资产管理商品的规模就高达3.5万亿美元,这些资金连接着银行、企业和地方政府属下的投资公司。可见中国金融扭曲的严重程度。

综合来看,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中国的负债在2008年以后确实出现了急速增长,但这一问题本身并不会立刻导致中国经济整体出现危机。因为中国政府在严密防止负债危机转移到金融领域。但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中国的金融资金集中流向效益较低的国营企业,而这一情况长期必然会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影响。

虽然没有表现出危机,但问题本身并没有消失。政府的对症疗法只会深化影子金融的弊端,进一步扭曲国家经济。但政府对此无可奈何。因为中国经济的结构决定着中国经济增速一旦放缓,就会走向崩溃。现在中国的负债问题仍在内部一步步腐蚀着中国经济,这便是官治金融的宿命。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