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收藏本頁|設爲首頁|簡體|韓文|英文|日文

財經新聞新聞中心韓流·時尙留學韓國體育·圍棋遊在韓國圖片視頻

“最終且不可逆”為「韓日慰安婦協議」埋下禍根

劉智惠 記者 | 2017.01.12 14:43寫信給編輯
有觀點認為,釜山日本總領事館前慰安婦少女像問題的根源來自2015年「12·28慰安婦協議」中所包含的兩個詞。

“以日本政府認真落實捐款預算(10億日元)、推進撫慰全體慰安婦創傷項目等措施為前提,確認慰安婦問題將得到最終且不可逆的解決。”正是本條協議規定中出現的“最終”、“不可逆”這兩個詞讓日本抓住了把柄。

日本就韓國設立少女像采取報復性措施,其原因只一個,那就是“為援助受害者,日本方面已經支付了10億日元,問題本已全部解決,韓國為何又舊事重提?”1月8日(當地時間),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捷克召開的記者見面會上提及了“最終且不可逆解決”的表述,回顧了從一開始就錯誤推進的慰安婦協商過程。

日本提議“最終”,韓國提議“不可逆”

“最終”這一表述最初由日本提出,而這其中也受到來自美國的影響。自安倍政府於2012年末上台以來,日本便開始向華盛頓朝野散布“球門柱論”,稱“不論日方如何道歉,韓方始終如同移動球門柱般出爾反爾”。據悉,對此,美國在協議簽署前便向韓國傳達了相關信號,“如果日本在道歉、承認責任部分上取得進展,落實日本所希望的最終解決方案又何嘗不好呢?”

而韓國在“以日本認真落實援助慰安婦受害者措施為前提”的附帶條款上要求補充“不可逆”(不可改變)一詞。慰安婦相關人士解釋稱,“不可逆一詞不僅適用於韓國,同時也需要日本遵守。而這一規定正是希望日本政府不要再對協議中所明示的深切責任感以及由衷的道歉與反省等進行否認或發表謬論”。

“為反人道犯罪畫上句號,想法本身就有失妥當”

慰安婦遺留問題來源於二戰後審理德國納粹戰犯的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與懲罰日本戰犯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東京審判)對犯罪行為的不同審判。紐倫堡審判審理了A級戰犯(侵略戰爭)、B級戰犯(虐待、殺害百姓等)和C級戰犯(種族屠殺、奴役特定人種等反人道犯罪),但東京審判只追究了A、B級戰犯的犯罪嫌疑,而本應歸屬為C級戰犯的慰安婦問題乾脆未被提及,對加害者的處罰也未實施。

慰安婦問題屬於反人道犯罪,這得到了國際社會的一致承認。自1996年聯合國報告書(庫馬拉斯瓦米報告書)最初將慰安婦定性為“戰時性奴隸”並勸告日本政府對此進行道歉和賠償後,國際社會對此事的認識便未再發生改變。

有專家指出,聲稱要將此類反人道犯罪通過“最終且不可逆”方式解決的說辭本身就有失妥當。東西大學教授趙世暎(日本研究中心所長)表示,“曆史問題難以通過一屆政府輕易解決,尤其是像慰安婦一樣的反人道犯罪。想要為此類問題畫上句號,這一想法本身有失妥當”。

對反人道犯罪的處罰正在全世界範圍內進行。作為繼承紐倫堡審判精神的後續措施,德國在其國內刑法中規定了對反人道犯罪的處罰,至今仍在處罰納粹罪犯。1995年波黑內戰之時發生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也是一樣。當時,塞爾維亞民兵隊屠殺了波斯尼亞係伊斯蘭教信徒等8000名百姓,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去年12月判處屠殺責任人“巴爾乾屠殺者”拉特科·姆拉迪奇(Ratko Mladic,75歲)終身監禁。

像日本一樣想要憑一次性道歉解決問題的情況也實屬罕見。塞爾維亞總理亞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2015年7月出席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20周年活動,結果被群眾扔石頭,最終離開了現場,但其在4個月後再次來到紀念館,並在紀念碑前默哀。

韓國外交部內也有很多人對於“最終且不可逆”的表述表示遺憾。外交部相關人士表示,“即便協議中包含‘不可逆’表述,日本政府也應以繼承首次承認強製動員慰安婦的‘河野談話’為前提”。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http://cn.joins.com/big5

讀者評論(評論只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央日報中文網觀點)

昵稱 注意:中央日報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但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驗證碼 * 輸入昵稱後可顯示驗證碼。
提交評論

共有 0 條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Top

瀏覽排行榜
1天 | 7天